<source id="6uodr"></source>
  •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delect id="6uodr"></delect></form></tt>
    1. <video id="6uodr"><menuitem id="6uodr"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2. <ruby id="6uodr"><meter id="6uodr"><strike id="6uodr"></strike></meter></ruby>
      <cite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label id="6uodr"></label></form></cite>

      <ruby id="6uodr"><nav id="6uodr"><p id="6uodr"></p></nav></ruby>
       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/form></tt>
      1. <tt id="6uodr"><span id="6uodr"><samp id="6uodr"></samp></span></tt>
      2. <strong id="6uodr"></strong>
        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
        ×取消主题

        缘起缘灭
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10-14用户:Beholder阅读:299
           缘起缘灭

          “战斗的事情让男人来!”面容青涩的少年扬起温暖的微笑,发出并肩同行的邀请。“除了战斗,你就不能认真学习一下其他科目吗?!”原本优雅的少女将个位数的试卷拍在桌上,毫无形象地怒吼。“别以为你赢了,这次是我状态不好……”鼓着包子脸的猫耳少女愤恨地拔出埋入泥土过半的精铁飞镖。“它明明是你的宠物,为什么这么喜欢粘着我啊……”温柔的公主将手中的食物放进地上的食盒,略带无奈的抱怨。
          额头上的汗珠无声坠落,皱眉下的双眸倏地睁开,鬼魅般的异色瞳孔中闪过一瞬的挣扎与懊恼,下一刻便归于平静。吸收了汗水的被褥传来的潮湿触感让人不适。“他们到底是谁……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……”忍着头部的些许疼痛坐起,暗红色的被子顺势滑下,露出蕴藏着惊人战力的身体。月光寻到缝隙悄悄探入,安抚着他不平静的内心。
          “……侦探社……我们之间……发生了什么……”微不可察的低语再次击碎月下的宁静。梦中少年少女或悲或喜的声音依旧不止,似是深刻在灵魂,反反复复回响在耳畔。自从回到紫罗兰,只要他一空闲下来,那声音便如影随形。甚至每日的入睡,都要用疯狂的训练将自己弄得精疲力竭,方可得到片刻的安眠。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忘记了什么,可一旦回想便是头痛欲裂。
          “唔——”这次他并未主动回想,但头痛却突然加剧。强烈的痛苦让他闷哼出声,而这一次不只是头疼,灵魂的一部分好像被什么束缚,挣扎着想要摆脱,却带来了更加剧烈的疼痛。平素举手投足之间便让他人心生畏惧的人,此时却蜷缩在床上,如婴孩般脆弱。月光悄然隐于云层之上,剥夺了他黑暗中仅存的光明。
          “……我……是谁……”原本悦耳的磁性声音已然被疼痛折磨的支离破碎。随着灵魂的挣扎,一部分记忆也渐渐浮现。却并未与原有的记忆和平相处,两段记忆在脑海中不断回响。
          “炎黄,站起来!无论怎样你都是侦探社的一员!”
           “从今开始,我赐予你真名,炎之——Flame。”
           “炎黄!”
           “Flame……”
           再次加剧的痛楚让他几乎失去了意识,体内的力量自发地奔涌而出,围绕在主人周围。将屋内照得如同白昼,却无法减轻他的痛苦,也温暖不了他心中的严寒。
          皎月一点点向西落去,企图避开他痛苦的表情——飞扬入鬓的剑眉紧紧纠缠在一起,薄唇抿成了一条细线,本就白皙的皮肤此时更是毫无血色。手中丝丝鲜血还未来得及流下就被烈焰烧成血痂。
          疼痛并未持续很久,自始至终不过短短几分。而对承受着来说,如同方块大陆的历史一般漫长。当灵魂终于挣脱了束缚,疼痛也终于消失了,极度疲乏的身体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陷入沉睡。屋内经过那力量的肆虐后也是一片狼藉。
          “我……是谁……炎黄……Flame……”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,半透明的灵魂体不停闪烁,身上的服饰也在黑红铠甲和校服之间不停变换。“炎黄,快来啊!侦探社又接到新任务了!”背后突然传来了少年兴奋的声音。“籽……岷?”这一次,他终于想起了梦中之人的身份,迟疑地回过头去。那身影却在逐渐消失。“籽岷!橙子!五歌!粉鱼!”接着,方块学园里发生的一件件往事瞬间回放。从被方校长捡回去,然后被橙子当成跟踪狂,不小心将辣椒油当成果汁……
          “我是炎黄……也是……Flame……”意识渐渐回笼,周身的烈焰雀跃着进入主人的身体,它们从不言语,却一直默默支持着他。手掌微微张开,一簇火苗从中升起,屋内的光线随着它的跃动忽明忽暗。“灼炎……你说,我该怎么办……我不能背叛‘大人’,可我也不想……与籽岷为敌……”眸中不是炎黄的阳光,也没有Flame的深邃,而是一片迷茫。火苗突然变亮,而后化作一个与Flame一模一样的火焰小人儿,即使是那身黑红交替的铠甲也分毫不差。接着,它脱离手掌的束缚,飞身而起,轻点了下主人的左胸,然后便消失不见。
          “遵从自己的心……”声音依旧低沉悦耳,却染上了一抹入骨的苦涩,“可我……早就没有了心啊……”
          右手轻轻放在左胸,感受着心脏的跳动,任谁也无法想象,这里曾经受过致命的穿透伤,曾经停止过跳动。如若不是“大人”将珍贵的秘宝赐予了自己,他又怎么可能为自己报仇,甚至成为紫罗兰的最强使徒,又怎么可能遇见侦探社的同伴……现在在他身体里跳动着的,不是常人的心脏,而是最强大的秘宝——灼炎之心。
          “籽岷、橙子、五歌、粉鱼……对不起……”音落,一滴清泪从眼角无声滑下,迷茫的双眸渐渐闭合,任凭那滴清泪坠入尘土,无法收回。一如他与侦探社无法回归的友谊。月已西斜,阳光隐去了所有的黑暗与痛苦,异瞳再现,只余深邃与神秘。
          平静起身,夜间的一切仿佛从未发生,换上那身黑红铠甲,离开了早已面目全非的卧室。
          “Flame大人。”一名普通使徒恭敬地低下了头,向Flame行了一礼。“大人,Joker大人请您去正殿。”
          “知道了。”
          正殿没有阳光,只有地狱岩上的永恒之火作为唯一的光源。正殿中央的祭坛上一左一右悬浮着两个水晶球,祭坛下方的左右两侧,Talker、Joker、Shadow、Fool和Flame。五人单膝跪地,尊敬地望向祭坛。殿外,太阳从东方渐渐移向西方的水天线,殿内却没有一丝一毫变化,唯有永恒之火时不时的跃动证明这里的时间尚未凝固。直到最后一丝阳光被海水吞噬,其中一个水晶球开始闪烁起红色的光芒,伴随而来的是时断时续的空灵之音:“Flame……Flame……”
        Flame站起身,走到祭坛正下方,再次单膝下跪:“炎之Flame,谨遵大人使命。”
          “Flame……你可记得……我说过什么……”
          “您说,您很好奇Flame体内的火焰,会怎样使用。”
          “……我发现……你体内的火焰没有用来温暖心中的严寒……那你可愿用这火焰……为我……烧尽芸芸众生……”
          “炎之Flame……定不负大人期望。”
          水晶球的闪烁频率渐渐下降,当第一缕阳光穿过冰冷的海水,驱散黑暗中的危险,水晶球终于停止了闪烁。正殿中的五人方才起身,缓缓退去。
          出了正殿,Fool追上最前面的Flame,兴奋地拍了下他的肩膀,“Flame,你打算怎么完成大人的愿望啊……哎呦我去!”
          “条件反射。”Flame毫不客气地送了Fool一个结结实实的过肩摔,嘴上虽是说着道歉的话,但从语气和神色来看,根本无丝毫歉意。拍了拍肩上不存在的灰尘,Flame转身开口:“Joker,计划你们定,不过记住,我不想花费任何多余的力气。”音落,人已消失不见。
          “Flame这小子越来越嚣张了,明明是最晚成为使徒的,要不是大人将灼炎之心赐给了他……”
          “行了Fool,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,完成大人的愿望最重要。”Shadow打断了Fool的抱怨,嫌弃地拉起了灰头土脸的Fool。
          “去议事厅。”刚刚一直在把玩手中鬼牌的Joker终于抬起了头。常年不露脸的Talker一言不发,无人知晓他是喜是悲。
          与暗潮涌动的紫罗兰相比,方块学园到是一片祥和,方校长对炎黄消失的解释是:外出完成一项秘密任务,顺便历练。侦探社虽已恢复了平静,但不时看到华夏或一些旧物总会触景生情。
          随着太阳的升起,方块学园的学生们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学习,安静的校园内只能听见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。一抹红影出现在广场中央的女神像上,异色双瞳中流露出一丝向往,一份怀念,一点挣扎。
          “叮——”下课铃按时响起,学园顿时变得喧闹起来,各个班级的学生纷纷走出教室,沐浴着温暖的阳光。然后,Flame看到了那四个熟悉的身影。籽岷直奔操场的跑酷区,那是他每天必去的地方,即使那里的跑酷籽岷就是闭着眼睛也可以快速通过。橙子一手拿着食物,一手拿着方校长给的《方块大陆秘史》,寻到一处安静的树荫下继续研究远古魔法。五歌被弓箭社的社员们拉去请教箭术,除了一开始的无奈,现在五歌已经习以为常了。粉鱼却独自一人回了侦探社的社团活动室,因为浅浅老师不允许宠物进入教室,粉鱼只好每个课间都去那里照顾软软,当然现在还有华夏。
          “喵——”一只黑猫不知何时爬上了雕像,背部搞搞拱起,瞳孔中闪烁着幽幽绿光,这是猫攻击的前兆。“飞猫,你打不过我。”Flame的瞳孔已经恢复了冷漠,面对飞猫的威胁,他甚至连背后的石剑都未抽出。“咣当。”一个石制球状物掉在了雕像上,烟雾喷涌而出,黑猫失去了踪影,一个一身怪盗装束的男子出现在Flame面前。“Flame,你来这里做什么,抢夺黄金羽毛?”
          “作为敌人,我难道不应该来侦查一下敌情吗?”语气中充满了戏谑之意,顺手拔出背后的石剑,轻抚着锋利的剑身,剑柄处还刻有一个小小的“炎”字。丝毫没有把曾经同为使徒的飞猫放在眼里。“你……”飞猫正欲再说什么,却被Flame毫不客气地打断:“今天就到这里,下次我再来时,可就不止是看看了。”话音未落,红色的身影已从雕像上消失。
          飞猫没有追上去,因为他明白自己无法追上Flame的速度,即使勉力追上,也不是对手。“叮——”上课铃响了起来,低头看向操场,众多学生不知何时早已回到了教室。方块学园再次恢复了宁静。飞猫也不知何时变回了黑猫,迅速离开雕像,直奔校长室。
          “喵——”对于飞猫时不时的突然到访,方校长已经习以为常:“飞猫,又有什么新消息吗?”黑猫一言不发窜进更衣室,数秒之后飞猫从里面走了出来:“刚刚Flame来学园了。”
          “而他没有做任何事情。”
          “没错,但是我想紫罗兰很快就要有大动作了。”飞猫的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担忧:“虽然Flame回到紫罗兰后Joker至今没有任何行动,甚至籽岷醒来时也没有任何行动,但我们不能放下一丝一毫的警惕。”
          “去和阿山说吧,防御措施和陷阱你比我更擅长。”方校长从书架里抽出了一本笔记,并在上面继续添加了一些东西。飞猫再次进入更衣室,而后一只黑猫奔向了门卫,对于从小以猫的形态长大的飞猫来说,他更喜欢化身为猫时的无拘无束。
          Flame返回黄昏岛,原本一片狼藉的卧室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,一位使徒在门口静候Flame回来:“Flame大人,Joker大人邀请您去往议事厅商议计划。”
          “哦?Joker在Fool那个笨蛋的干扰下还能这么快设计完计划?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能制定出什么样的计划。”
          “Flame!!!!!”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,以及Shadow强忍却没忍住的笑声。
          脖子突然被人卡住,“Flame!有种你再说一遍!”低头看去,Fool那张带着小丑面具的脸进入了视线,后面跟着其他使徒。估计是Fool失去了耐心,忍不住来看看,没想到正好撞上Flame回来。“松手。”Flame的话里没有任何情绪,却让人忍不住服从,不过同为使徒的Fool可没这么容易听话:“Flame,你没有权力命令我。”
          “我说松手。”Flame再次重复,不过这一次,一把石剑轻轻搭在了Fool的肩膀上,随时可以和脖子“亲密接触”。同时,一只手搭在了Fool的另一个肩膀上:“Fool,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。”Shadow的眉头微皱,神色间满不赞同。
        “切,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。”Fool收回Flame脖子上的手。
          “随时恭候。”活动了下因为被卡住而有些不舒服的脖子,Flame毫不在意对方的可能的任何报复,擦拭了下剑身上的灰尘,习惯性的在剑柄处刻下的“炎”字上摩挲了几下,才将石剑收回剑鞘。
          “Joker,Talker,你俩的戏也应该看够了吧。”
          “议事厅还是就地?”Joker终于舍得抬起了头。
          “你们不都商量好了吗。只是告知而已。”Flame懒懒地靠在房间门口,双腿交叠在一起,无视了Fool尚未熄灭的怒火。
          “如果想让众生灭亡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自相残杀,那么我们只需要引发国家之间的战争,然后再毁灭剩下苟延残喘的遗民就行了。”Talker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飘忽不定,“不过不要忘记方老头的方块学园,以及预言之子。”
          “计划就是先解决方老头,然后再挑起各个国家之间的战争。”Joker言简意赅地结束了此次“告知”,“明天傍晚就行动。”
          “咔擦”一声,原本依在门口的Flame不知何时已经入房间,将一众使徒留在房门外。Talker轻笑一声便失去了踪影,Shadow在门上留下了一个没入门板的飞镖后才离去,Joker干脆直接消失,Fool将自己的情绪隐藏面具下,默默离开。
          屋内,Flame靠在墙上,虽然告诉自己只是为了去看华夏过的好不好,但心中清清楚楚地知道,自己是为了看籽岷他们在自己离开后是否安好。面对飞猫时,他只能表现出针锋相对,如果有一丝一毫疏忽,以喵人族的天赋及飞猫多年的经验,有很大可能被看出……今晚Joker的计划也早有预料,如果要完成“大人”的任务,方块学园和侦探社是最大的阻碍,还有籽岷预言之子的身份……
          “侦探社……如果失忆时我没有遇到你们……只是作为方块学园一名普通的学生……那我是不是就不会这样犹豫不决……”
          真的要去吗?去和方校长为敌,与曾经侦探社的伙伴们打个你死我活?扪心自问,他下不了手。可若不去呢?就算他们能与Joker战成平手,但紫罗兰怎会没有其他手段?
          “嘶——”过于专注思考明天的行动,无意间被剑刃划伤了手指,骨的白色霎时变红,新鲜的血液尚未得到自由就被阻塞了出逃的道路。不过片刻,深入骨的伤口已无影无踪。灼炎之心不仅为他带来了强大的战力,也带来了强大的恢复能力,却也让他进退两难。
          清晨总是那么宁静,阳光悄悄洒落,轻唤起睡眠中的人们。而这一天清晨的乌云,注定了今天的不平静。“校长,我——”剧烈的运动让籽岷的呼吸变得急促,但校长办公桌上的东西却让他几乎忘记了呼吸。
          漆黑的卡片静静躺在白桦木桌面上,一朵妖娆的紫罗兰无声绽放。方校长正看着桌上的黑色卡片,似是被紫罗兰的美丽所吸引。籽岷手中大小相同的赤色卡片放在桌面,上面所绘的图案让人心惊:方块学园处于熊熊烈火之中,上方悬浮着一座复杂的建筑,西方的斜阳像逝去的希望般暗淡无光,东边的血月却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天际……
          方校长扫了一眼红色卡片,并未言语,而是将桌上的黑色卡片推向籽岷:“来看看这张。”籽岷的心依然在那张红卡上,听到方校长的话,深吸一口气,将脑海中纷乱的情绪排出,细细观察起黑卡来。
          除了正面的紫罗兰以外,其余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,没有丝毫线索。良久,籽岷终于出声:“这是Joker发来的战书。”方校长的视线从红卡移开,示意籽岷继续。“这张卡片上虽然只有一朵紫罗兰,却弯成‘J’的形状,背面没有图案,但若摸上去会发现有的地方有些凸起,组成一个‘灭’字。”方校长将红卡也推给籽岷,“那这张呢?”“这张……”籽岷显得有些慌张,但依然继续分析道:“火焰……大概也只有炎黄……不,Flame了……他还真是绝情呢,想要毁灭方块学园……”嘴上说着冰凉的话,声音却止不住的颤抖:“校长,炎黄真的……回不来了吗?”方校长的声音第一次这么冷淡:“情感影响了你的判断,作为社长,你最强大的武器就是冷静的头脑和严谨的思维。否则,即使有办法,现在的你能带领侦探社完成这艰巨的任务吗?”籽岷突然伸手抢回那张卡片:“校长,我先回去上课了。”蹩脚的借口遮不住神色间的慌乱。
          籽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,甚至是桌上摆放的日历告诉他今天是周末,才发现自己的借口是多么的荒唐。掌心传来的坚硬触感让他意识到自己依然紧紧攥着Flame发来的卡片,手心已经被它咯出了一道红印却浑然不觉。再一次细细看着那张卡片,上面的火焰是那样的明亮,那样的炽烈,那样的疯狂,烧尽一切的疯狂。“炎黄,我们真的……回不去了吗……不是说好了一起打败紫罗兰吗?”轻轻合上双眸,过去的欢声笑语一幕幕回放,却觉得是如此的可笑。
          火红色的身影默默站在窗外,从将卡片放在桌上,他就一直在看着籽岷。看着他一开始的惊讶,跑向校长室,再跌跌撞撞失了魂一样走回宿舍。看着明黄色的发带不再随风飘扬,看着温暖的双瞳渐渐无神。他了解他,可他却不了解现在的他。他以为,他变了。窗内,籽岷静静坐在床上;窗外,Flame悄悄隐于树下。两人就这样一里一外,明明就在眼前,明明只是一扇透明的窗,却如天堑一般可望而不可即。
          “嗷呜——”一只灰色的不明物体飞快地奔向Flame。糟!站太久让华夏闻到气味了!Flame从未如此后悔过将华夏的鼻子训练得这么灵敏。籽岷被这一声狼啸惊醒,起身离开房间。却发现三个妹子追着兴奋的华夏跑到了自己的窗口前。“华夏怎么……”话未说完,就被率先到来的五歌打断了:“籽岷,你在窗口干了什么让华夏这么兴奋?”籽岷此时也是不明所以,自己的窗口前也没什么特别,为何华夏突然狂奔到这里,还发出那么兴奋的叫声。体力不足的两位魔法师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,大口大口地汲取着空气中的氧气。橙子断断续续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:“我觉得…呼…咱们可以…呼…问问科曼……”依旧在大口喘息的粉鱼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同意橙子的意见。“我同意,科曼和华夏待的时间比咱们长,他能更了解华夏一些。”五歌轻轻拍着粉鱼的后背为她顺气,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。可籽岷却皱紧了眉头:“但从来都是科曼主动来找我们,咱们根本不知道联系他的方式。”
          “呜——”华夏失望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思考。望向声源,只见华夏绕着一棵树转了两圈,十分失落地趴在了树的背阴处。见粉鱼终于缓过来,五歌停下了动作,随籽岷一起走到华夏两侧。细细打量下树的周围,五歌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:“籽岷,你刚才在屋里吗?”另一边的籽岷却未发现任何异常,甚是不解:“这里有什么不对吗?”“以一个刺客的角度来看,这里并不是最好的伏击点,但却是能监视屋内人活动的最佳位置。如果你刚才在屋里,而这里有人,那么你的动作会被人尽收眼底。”空气突然凝固。华夏没动,目光中露出了丝丝哀怨,妹子们沉默不语,籽岷也是被五歌的话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          “呦!这么严肃啊?”戏谑的调笑从树上传来,寻声望去,Flame正惬意地躺在分叉处,那阳光的笑容让人心中最阴暗的角落都会染上温暖。轻松跃下几米高的树,摸了摸华夏毛茸茸的脑袋,对目瞪口呆的四人置之不理。
           “炎黄?!你回来了?!”粉鱼最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。而五歌却抽出了背后锋利的弓箭。橙子犹豫了一下,但看到那双邪肆的异瞳,最终还是取出了魔法书。籽岷从震惊中冷静下来,默默低下头,额前的碎发遮住了自己的视野,也遮住了他人的目光:“粉鱼……他,不是炎黄。”
          闻言,Flame停下了逗弄华夏的动作,剑眉轻挑,去了七分阳光,添了九分邪气。不顾五歌和橙子的威胁,径直走向籽岷,长指挑起对方的下巴,迫使他与自己对视:“我们的侦探社社长这么快就不认识自己的队友了么?”狠狠甩开Flame的手,籽岷取出黑曜守护和试做型神器森罗万象虫洞吞噬者MK-2:“紫罗兰最强使徒Flame,来侦探社有何贵干?”粉鱼也一同举起了木灵使者。眼中的伤痛一闪而逝,Flame差点儿维持不了脸上的笑容,其实自己早就知道结果,不是么?
          不理会籽岷的话,看着严阵以待的四人,Flame抱起蹭着自己裤脚的华夏,为它顺起了毛:“不用这么紧张,我不过是来看看华夏。”
        不舍地放下华夏,安抚下它的情绪,拔出背后的石剑,见昔日的伙伴们更加警惕的动作,垂眸苦笑,却又在抬头的瞬间恢复了肆意与张狂。烈焰升腾,人影渐幻,唯有地上的石剑和沮丧的华夏证明他来过,剑柄刻着小小的“炎”,一尘不染的剑身上以鲜血写下了刻骨铭心的话语:烈焰将焚尽世间繁华。
        华夏用毛茸茸的脑袋撞了下籽岷的小腿,嘴上叼着与早晨同样材质的卡片,上书:
        To my best friend:
        Thanks your friendship.
                     ---YanHuang
        但,无人发觉。
        清风徐过,树叶悠悠飘落,默默酝酿着风雨前的宁静。“走吧。”冷静的男声率先响起,收回手中的武器,籽岷捡起地上精致而锋利的石剑,出乎意料的温暖让他动作一顿,那是只属于炎黄的阳光和热血。
          “籽岷……”橙子想说什么,却发现对方已经走远,连忙拉着还在呆楞中的五歌和粉鱼追了上去,现在的籽岷冷静得让橙子害怕,仿佛一台机器,永远理智的分析着问题,不受外界影响。
           “校长,Flame的这张卡片,火焰寓意战争,残阳指的是时间,满月同样是时间,也就是明天傍晚,紫罗兰将要进攻方块学园。至于那座要塞,我想应该是代表他们自认为强大的实力。而刚刚Flame留下的这把石剑,我想他是想说他不是炎黄,也不要让我们将他当成炎黄。”平淡到没有起伏的语气分析要Flame的用意,籽岷再次开口:“将石剑上的话与卡片联系在一起,紫罗兰的目的是毁灭方块大陆,而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我们学园。”即使说着紫罗兰让人恐惧的计划,籽岷的语气依然那么平淡。方校长没有说话,籽岷也结束了他的分析。拉着五歌粉鱼的橙子匆匆赶来,正好将籽岷的话听了个十成十,虽然惊讶紫罗兰疯狂的目的,但她更担心籽岷的状况,他现在冷静得有些过分了!
           “橙子,你们来的正好,籽岷分析的也都听到了,五歌去通知飞猫和杰,粉鱼带上保镖去找阿山加固学园防御,橙子去通知浅浅和东君,组织学生明天放假,尽快疏散无关人员。”
           “可是校长……”橙子看到籽岷眼底的淡漠,欲言又止。
           “去吧。”方校长挥了挥手,不再言语。
           “橙子,走吧,校长会处理好的。”五歌附在橙子耳边一同劝说。
          橙子只得压下心中的担忧,跑向教学楼。
          黄昏已逝,明月爬上黑色的天际,星黯,风止,云聚,林静,暗红床褥上的白皙皮肤分外显眼,合上的双眸去了五分邪肆,增了三分平和,两分柔顺,微颤的睫毛诉说着主人不平的内心。
          “灼炎,我……还是帮了籽岷。”火焰小人儿将黑暗融化,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,听着主人的诉说。“灼炎,大人救了我,可我却违背了大人……我想保护那段友谊,但最终却是我亲手将它打碎……”
          东方泛白,星隐,风起,云散,林幽。躺在床上,却是一夜无眠,异瞳微黯,却又泛着些许光芒:“大人,对不起,我的火焰虽未温暖心中的严寒,却也不能为您烧尽芸芸众生了。”
          时间滴滴答答地流逝,夕阳渐近,方块学园的部署也已接近尾声。籽岷冷漠地望向残阳,现在的他,冷静得像一台精密的机器。让人甚是担忧,可紫罗兰即将到来,也无暇顾及他的反常。
          呼啸而过的疾风吹乱了Flame的发丝,地面上的景物飞速后退,他的思绪渐渐飘远:第一次认识籽岷,被橙子当成偷窥狂,迟到的五歌和粉鱼,建立侦探社……他,果然还是放不下。
          “一会儿谁也不要和我抢那个会远古魔法的小丫头,我要让她和那个公主打……啧啧,朋友反目永远是看不腻的精彩……一个毫无保留,而另一个却不忍心下死手……”Talker的语气难得带上了兴奋。身侧的Flame握在剑柄上的手却是紧了松,松了紧。最终化为了七个字:“黑曜守护交给我。”
           巨大的黄昏要塞迅速向方块学园靠近,飞猫和阿山布置的防御对这座空中堡垒没有任何用处。距离,一点点拉进。
          兵临城上,Flame将方块学园众人的神色看得一清二楚:橙子的担忧,五歌的决绝,粉鱼的犹豫,方校长的凝重……以及,籽岷的冷漠。那双时刻闪动着睿智光芒的眼睛,只剩下了冷漠,明明是温暖的棕色,此刻却让人感到发自内心的寒冷。异瞳微黯,自己果然还是伤害了他。嘴角上扬,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,见籽岷的目光又冷了一分,明知对方会误解却依旧要露出那般笑容……也罢,至少一会儿战斗时他不会留手。
          要塞缓缓停在方块学园上方,软梯垂下,各种怪物纷纷登场。无论你是否情愿,战斗,终是要开始。
        “呼——呼——”烈焰人的火焰欢快地燃烧着,点燃了整个学园,而众人却无暇顾及——他们早已找上各自的对手:
          “沙沙——”这是刺客之间的对决,一地箭支和飞镖无声地诉说着战况的惨烈。
          “嗡——”这是方校长和Joker的战场,橙色的远古魔法与紫色的卡牌交相辉映,作为多年的老对手,他们的战斗结果没有任何悬念。也许,这只是为了拖住对方。
          “橙子!我是粉鱼啊!”焦急的蓝眸对上空洞的绿眸,本应是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伙伴,却在敌方的控制下对自己下手。同伴相残,真正的敌人却悠闲地在旁欣赏,甚至还有功夫来提醒粉鱼躲过橙子的攻击。这让粉鱼的情绪越发焦躁。
           “叮——锵——”清脆的金属相击声,同样冷静的双眸对视,不发一语,只是寻找对方的弱点,以击溃眼前的敌人。若非知情,很难想象正在进行生死之战的两人曾经是亲密无间的挚友。
           灵活的手指不停舞动,Fool熟练地控制着各种怪物围击剩下的人。那轻松的神色让人感到恐惧。
          五处战场相互独立,却也息息相关,因为只要有一场战斗赢得胜利,便可抽身去援助另一处战场。
          卡片上的画面终是成为了现实:烈焰包围下的学园,巨大的浮空要塞,血红夕阳和被染红的满月同时高悬于空。
          在夕阳放出最炽热阳光的那刻,紫罗兰使徒突然同时脱离各自战场,返回空中坚固的要塞,方块学园众人本欲追击,却被黄昏要塞外半透明的保护罩所阻挡,只得聚集在一起恢复刚刚战斗中消耗的体力。
          红色的水晶球高悬于要塞之上,每一次闪烁,那红便会更加鲜艳,不过十几秒的时间,水晶球就失去了原本晶莹的模样,殷红得如颗血球一般。与此同时,半透明的保护罩也渐渐消失。
          要塞失去保护之时,血球向着方块学园射出了一道红芒,却被手持黑曜守护的籽岷挡下。而他的嘴角也溢出了一丝红色。而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籽岷身上的时候,一把缠绕着烈焰的长剑,劈开了血球。
          充斥着愤怒的尖锐女声响彻天地:“Flame!为什么背叛我!为什么!你的火焰既未温暖心中的严寒,为何不为我烧尽这芸芸众生!”
          “我的火焰……虽未温暖……心中的……严寒……却要用来……保护那些……温暖……我心中严寒……的人……”鲜血,染红的Flame的身体。他是锋利的剑,毁灭了敌人,却无法同时保护自己。
           “籽岷……黑耀……”虚弱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格外清晰,棕眸中的冷漠被鲜艳的血色打破,淡紫色的保护罩张开,挡住了那恐怖的爆炸,嘴角再次溢出一抹红,其余人毫发无伤。
          烟尘散去,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。Joker和Talker已没了气息,Shadow受了重伤,扶起更加虚弱的Fool强撑离去。阿山想要继续追击,却被方校长拦下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
          失去了主人的命运牌组半浮于空,化为点点紫芒随风飘散。而让众人无比担忧的Flame却不见踪影。只有一把铁剑插入岩石,证明他曾来过。
          战斗落下了帷幕,却无法掩盖它曾来过的事实,燃烧的建筑,地上的坑洞,无不显示着战斗的惨烈。
          而时光总会将一切掩埋,几个月后,方块学园恢复了它的美丽,学园里充满了同学们的欢声笑语。唯一不同的是,学园社团的最低人数由五人降为了四人。
        “线索到这里就没有了。”五歌眉头紧皱,这次的案子很是棘手,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还断了。“线索不会凭空消失,我们先在这附近找一找。”
          也许是被籽岷的坚定所感染,四人散开各自寻找线索。
        “哗——哗——”小河清脆的流水声从前方传来。籽岷精神一振——河流也许会给他更多的信息。拨开拦路的灌木丛,少年的背影和清澈的水流一同出现在眼前。熟悉的背影打破了籽岷眼中一贯的冷静:“你是……”
        似是听到了他的声音,对方转身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。
          “你好,我叫炎黄。”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发表评论(文明上网,友善发言,匿名评论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)
        还可以输入:400 个字符
        评论列表0 条评论
        暂无评论!
        本文用户信息
        用户昵称:Beholder
        文章总计:5
        个性签名:暂无
        本栏近期热门
        本栏最新文章
        网站首页|关于本站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常见问题|手机客户端
       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,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!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─ 文字站!文学交流群:
      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       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? 2015 文字站 www.mogutun.cn 版权所有
        投稿
        分享
        导航
        手机版
        彩天堂娱乐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