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ource id="6uodr"></source>
  •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delect id="6uodr"></delect></form></tt>
    1. <video id="6uodr"><menuitem id="6uodr"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2. <ruby id="6uodr"><meter id="6uodr"><strike id="6uodr"></strike></meter></ruby>
      <cite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label id="6uodr"></label></form></cite>

      <ruby id="6uodr"><nav id="6uodr"><p id="6uodr"></p></nav></ruby>
       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/form></tt>
      1. <tt id="6uodr"><span id="6uodr"><samp id="6uodr"></samp></span></tt>
      2. <strong id="6uodr"></strong>
        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
        ×取消主题

        跨过千年来爱你之七
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9-01-02用户:温婉晴天阅读:106
          【心意初现:懵懂】
          (1)
          一场凉凉的秋雨静静飘落,整个皇宫沉浸于一种安静之中。雨下得不紧不躁,细密而缠绵,整个上午还是天高云淡,却在午后突然间变了,风起、云涌、雨落,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湿湿的泥土味道。
          慕容枫半卧半坐在临窗的软榻上,盖一床薄薄的被,手里拿着本书静静的看着,春柳一旁静静的站着。在太后那吃过早膳,司马锐就被司马哲派人叫走了,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
          在祥福宫,慕容枫和太后聊了会天,见太后有些疲倦就回到自己的四太子府。窗有半扇未关,有凉风携着细细的雨丝飘进来,感觉出些许的寂寞。
          慕容枫忽然有些发呆,也是这样一个飘着秋雨的日子,她,白敏,躺在床上安静的入睡,一觉醒来,却发现自己成了慕容枫,躺在一张陌生的木床上,成为他人的新娘。却不知,在另一个时代的家人们现在怎样了?是不是其实她还是在梦中未醒,家人们也在好好的睡着,父母依然快乐的在地球的另一半逗弄着可爱的外孙女?太多的不知,慕容枫突然泪湿双眸,静静的望着窗外的秋雨发起呆来。
          “小姐,您怎么啦?有什么不舒服吗?是不是窗户开得太大啦?要不奴婢给您关上?现在是深秋了,天气越来越凉了,小姐,您还是回床上歇着吧。”
          春柳轻声的问,虽说慕容枫现在已经是四太子妃,可春柳还是习惯性的称她为小姐,并没有改过口来。
          慕容枫摇了摇头,倦怠的声音,慢慢地说:“无事,春柳,你下去歇会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。”
          春柳没敢问为什么,悄悄的下去了,小姐不开心,从结婚到现在也有半个月的时间了吧,可也只有昨夜四太子才在太子府住了一夜,却还是住在书房内,四太子想要娶得是慕容王府的四小姐,真是可怜自己的小姐如此委屈自己啦。听宫里人传闻,好象是皇上看上四小姐了,还让四小姐住进了暖玉阁,听烟玉姐姐讲,那儿原是皇后和皇上的两位宠妃天气转冷后避寒的所在,其他人根本没有权力在里面逗留。四小姐从小就是大家的焦点,好像直到现在也没有变。
          慕容枫懒得理会春柳脑子里想些什么,她只是希望可以像以前一样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静静的呆着。
          也许是坐得时间久了,书也翻得倦了,慕容枫竟然靠在软榻之上睡着了。皓腕半垂,丝绸的袖被风偶尔的吹动,薄被半盖,随着均匀的呼吸微微起伏。双目合闭,红唇轻抿,额上几绺刘海斜斜垂着,面上有隐约的忧郁和疲惫。
          司马锐轻轻走进房间,这间房,还是自他与慕容枫成亲后第二次跨进来,第一次是新婚的当晚,自己醉醺醺的跑进来,对慕容枫说,他是绝对不会接受她的。
          想到当时情景,司马锐忍不住轻轻一笑。看着软榻上的慕容枫,他放轻了脚步,并没有打扰她,走到窗前桌旁坐下,看到桌面上放着一张纸,上面题着两句诗:‘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’字体清俊,看着十分的眼熟。
          司马锐愣了一下,如果记得没错的话,这些字,和慕容芊那天捎给他那封信中的字体,完全出自同一个人之手。他觉得眼皮跳了两下,心里顿时明白,白敏和慕容枫果然就是同一个人,之前他在醉花楼和饮香楼见到的白敏,其实就是慕容枫女扮男装。没想到,到头来自己竟然被她骗了过去。
          司马锐忽然开心的笑了起来,自己简直是太幸运了,美丽的女人可以随时遇到,但有趣的女人却是得之不易,慕容青良这个老头,还真给他换了一个出色的女子。那个慕容雪就让别人争去吧,父皇也罢,老二也罢,从此刻起,再与他司马锐无关。
          慕容枫长吁了口气,慢慢坐起身来,一抬头,正好看到司马锐一张笑得过度灿烂的脸,吓了一跳,气得皱了一下眉。
          “司马锐,再一再二不可再三,你真是打算吓死我是不是?”
          “哪有?”
          司马锐笑嘻嘻的坐在软榻边上,目不转睛的看着慕容枫,看得慕容枫真以为自己脸上开了花。
          “司马锐,我脸上开花了是不是?你这样盯着我看,看得我心里直发毛,麻烦你换个东西看好不好?或者换个眼光。”
          “慕容枫,我现在真是爱死你啦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笑眯眯的说。慕容枫感觉有种毛骨竦然的感觉,别扭的笑了一下,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下身子。
          “司马锐,你这个样子还真是吓人。你看起来有点像是个吸血鬼,正对着我的血液咽口水。”
          “吸血鬼?什么东西?我对血液不感兴趣,我对你这个人感兴趣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凑近慕容枫,笑嘻嘻地说。
          “你再上前一步,我就喊‘非礼’”
          慕容枫再后退一下,后背已经顶到软榻的扶手。
          “非礼?——慕容枫,你可是我司马锐明媒正娶的妃子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其实心中并无强迫之意,只是看着慕容枫紧张的样子很好玩,忍不住想要吓唬吓唬她罢啦。
          “我亲近你可是你的福气,你应该怀着感恩的心服侍你的夫君才对呀。慕容王府不会连这个规矩都没教给你吧?”
          “感恩个头,你不信我会喊是不是?我就喊给你听听,——”慕容枫半真半假的一笑,张嘴就喊。
          “非——”清脆地声音刚吐出半个字,司马锐一下子用手轻轻捂在她嘴上,笑着说:“我怕了你了,你不用感恩,我感恩成不成?”
          说笑间,拿开了手,手心轻轻从慕容枫的唇上似是无意的划过,轻轻的,完全不着痕迹,手心暖暖的温度呵护过慕容枫娇嫩的双唇,微微有些痒意。
          慕容枫突然间羞红了脸,司马锐不愧是个情场老手,擅长调情,这些小动作都做得让人心乱。她故意大方的笑了笑,调侃起司马锐。
          “司马锐,以你的情场经历,竟然没能赢得慕容雪的芳心,实在是发挥失常。”
          “哼——”司马锐轻轻笑了一下,“说实话,慕容雪漂亮是漂亮,毕竟是大兴王朝的第一美女,看着确实养眼,只是太过温婉、精致,像个漂亮的瓷娃娃。面对她,我还真没有斗志,调调情还凑和,真要长相厮守,她却是个无趣的人。”
          “呵呵!”慕容枫忍不住笑了笑:“你采花的要求还不低。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你这个情场老手斗志昂扬?”
          “你!”
          司马锐盯着慕容枫,故意色迷迷的凑过去。
          “春柳!——”
          慕容枫慌忙喊了一嗓子。
          “四太子口渴了,送些茶水过来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哈哈大笑,坐在软榻上,瞧着慌张的慕容枫。慕容枫方知上当了,气恼的瞪了一眼司马锐,不再理会他。
          春柳外面听见小姐喊她,匆匆端了水进来,却看见司马锐笑得哈哈的坐在软榻边上,而自己的小姐,慕容枫正一脸懊恼的坐在软榻的另一边生着闷气。四太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自己怎么没察觉呢?
          “春柳,你先出去吧,我要和你们太子妃说几句话,没有我的吩咐,任何人不许进来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收住笑,严厉的说。春柳略有些迟疑,看了一眼慕容枫,慕容枫点了点头,她这才静悄悄的从房间里走出来。
          “知道司马哲叫我过去做什么吗?”
          司马锐真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,他还真是有些口渴。
          “你那个漂亮的宝贝妹妹还真是魅力无穷。原来不仅仅我打她的主意,除了父皇,还有我那个脾气暴躁的二哥哥。司马强今天早上就去了慕容王府,郑重其事的向你的父亲慕容青良提亲,说要讨了慕容雪带去边关为他生儿育女!呵呵,你知道你爹妈的表情吗?大哥说,他们看起来就好像中了邪一般,老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,一直都是呆呆的,连司马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。你母亲当然是跑来找她的大女儿商量对策,有趣,如果不是有你在,慕容雪的事我还真想凑凑热闹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一挑眉,司马强向父母提亲,就是今天早上在祥福宫里遇到的那个高个子黑皮肤的男子?!他会喜欢慕容雪吗?感觉上有点不太可能,他应该是根本没有见过慕容雪,看他的情形,应该是一个很有主见、心中有数的成熟男子,怎么可能会荒唐到向未见一面的慕容雪求婚呢?
          “你不会不信吧?”
          司马锐见慕容枫半天没有反应,笑嘻嘻地问。
          “不是不信,而是觉得奇怪。”慕容枫微皱着眉头:“看二太子的言行举止,应该是个成熟的男子,怎么会做出如此奇怪的事情?如果说他一直都是镇守在边关,每天与战事打交道,应该会很冷静,甚至冷酷,怎么可能——就算一见钟情也应当是如你一样,起码在慕容王府见过慕容雪才可能一见钟情呀?现在慕容雪住在暖玉阁,除了皇上,还没有男子可以入内?他自然是不可能见到的。那他为什么要娶慕容雪呢?”
          说到这,看了看司马锐,没好气的说:“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你身上,到还有十二分的可信度,放在司马强身上就没有这么高可信度啦。”
          “哎,丫头,你欺负人知不知道。”司马锐不乐意的说:“你今早也是第一次看见司马强,为何就如此肯定他不是因为喜欢慕容雪的美貌才决定要娶她的,反而觉得其中另有隐情呢?好象很了解他似的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瞪了司马锐一眼,心中说:和你说话,简直是对牛弹琴!
          “慕容枫,今天晚上我睡哪呀?”
          司马锐嘻皮笑脸的问。
          慕容枫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司马锐:“除了这间房,悉听尊便。”司马锐叹了口气,不情不愿地说:“如果我不睡觉,是不是就能够呆在这间房里了?”
          慕容枫全无商量的一摇头,面无表情地回答:“你呆在这儿,我一准做恶梦,没得商量。”
          正说着,春柳从外面走了进来,低着头,轻声细语地说:“小姐,大太子妃刚刚派人过来,请您去她那儿一趟,她有事找您商量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微愣一下,想来事情一定和慕容雪有关。
          (2)
          大太子府,只有慕容芊和慕容瑜坐着,司马哲陪着皇上处理政事,据说京城出了件大事,牵扯了许多的官员,因而并没有在府内。
          慕容枫进来的同时,慕容雪也由瑞喜陪着走了进来。慕容雪穿一件嫩黄的裙,配着头上的金钗,如刚刚吐蕊的迎春般招人喜爱。
          慕容枫瞧着,忽然觉得有点无趣,其实,活在这个时代的女人,能够被皇上宠幸对她们来说几乎是一种梦想和荣耀。自己何必以一种对或者不对的眼光去审视呢。慕容雪不过是喜欢了一个年长她三十五岁的男人,但这个男人确实有其出色之处,是大兴王朝的一国之君,有权有势,而且多情又温柔,她喜欢他好像是很正常的事。
          慕容芊面带愁容,瞧着自己的小妹,强压着几分恼怒,说:“小雪,母亲病了,你是不是应该向皇上提出告辞回家探望母亲呢?你也明知你根本没有什么病。虽然前几日出了点事情,可你早已经恢复,况且司马锐也没有对你做什么。你到底以何为理由想要留在皇宫?”
          “大姐,”慕容雪看起来有些害怕,不知道要如何解释,只得喃喃的说:“我,我想母亲的病应该并无甚大碍。况且,皇上对雪儿也是照顾的很好,让雪儿如何提出辞行?”
          “你!——”
          慕容芊差点背过气去。只短短一日,宫内已经传闻满天飞,都说慕容雪以色诱君,原本还以为只是谣传,却没想到自己的小妹竟然不以为耻。
          “小雪,你,你真要气死我啦!那暖玉阁岂是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住的地方?你难道真要侍奉皇上不成!”
          慕容雪低垂下头,不敢吭声。
          慕容瑜见状,急忙打圆场说:“小雪,你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。难道你不知道皇上留你在暖玉阁的目的吗?今日,二太子亲自去慕容王府向父母提亲,要带你去边关。父亲自然是不舍得你去,可也不可能同意你嫁给皇上的。你可千万不能糊涂呀!”
          “我想两位姐姐一定是误会了。”
          慕容雪并不太怕二姐,慕容瑜是慕容四姐妹中最和气的一个,连重话都不曾说过几句。
          “皇上只是把雪儿当成孙女一般看待,而且今日二太子向皇上提出要讨了雪儿的时候,皇上也答应雪儿绝对不会答应二太子把雪儿带去边关的。皇上对雪儿真的是很好的,还特意下了早朝就赶去暖玉阁看望雪儿,大姐,你也见到的。翠栊苑的菊花开得真是漂亮,皇上还特意陪雪儿赏花——”
          “啪!——”
          一声脆响,慕容芊一巴掌打在慕容雪的脸上,气怒万分的斥责。
          “小雪,你真是不要脸!慕容家的脸都让你丢光啦!”
          “姐姐。”
          慕容雪一下子呆住了,眼睛含着泪水看着慕容芊,不明白为什么大姐会打她,从小到大,家里人谁也不舍得碰她一手指头,如今竟然会打她。
          “姐姐,雪儿如何丢慕容家的脸啦?!雪儿不过是因为皇上喜欢雪儿,所以呆在暖玉阁,雪儿说过,皇上待雪儿就如同对待自己的亲孙女般,并无出格之事,姐姐何必生气。”
          “并无出格之事?!”
          慕容芊轻轻哼了一声,不屑地说,“你才在宫里呆了几日,怎知这宫中是非?光天化日之下,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竟然依偎在皇上怀中,这也叫待你若亲孙女般吗?一个皇上,日理万机,却下了早朝就去看你,不理其他的妃子,也叫待你若亲孙女般吗?你,你到是给我解释解释听听!”
          慕容雪呆愣在当地。
          “大姐,你竟然跟踪皇上和我!”
          “哼!”
          慕容芊鼻子里不屑的哼了一声。
          “你以为这皇宫是我们慕容王府呀,你以为这皇宫之中就皇上和你两个人吗?呆在皇宫中,就是在许多看不见的眼睛注视下活着,你做什么,说什么,甚至想什么,都会有人默默的注视和关心。若以你现在想法,在这皇宫中呆着,不出一个月就会不明不白葬送掉自己的生命。跟踪?你也太小瞧姐姐,太小瞧这皇宫啦,不用我跟踪,你前面做出的事,后面就会被‘风’吹到为姐的耳朵中!”
          慕容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        “告诉我,你到底回不回家?”
          慕容芊逼问。
          慕容雪面带犹豫之色,好半天才用小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:“若是雪儿现在回去,皇上一定会伤心的。”
          “呵!呵!”
          慕容芊眼前一黑,冷笑两声,跌坐在椅子中,只觉得胸口堵的难受,眼睛中泪水挡也挡不住。
          “我真是后悔,当时答应父亲帮你斡旋,早知如此,当时真不如就答应四太子把你嫁给他算了,不仅赔上了三妹一生的幸福,还落得如今一个慕容家以色诱主的骂名!”
          慕容瑜也是呆呆的,这个慕容雪,是不是鬼迷了心窍,竟然不觉得现在自己的行为过份,到如今,竟然还担心自己此时走了,皇上会难过?这哪里是什么祖孙情份,根本就是男女两情相悦嘛!
          “小妹,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皇上了吧?”
          慕容瑜呆呆的问。慕容雪低头不语,她自己也说不清自己此时的心情,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皇上,只是知道自己现在不想离开皇上回慕容王府。
          慕容枫一直不语,坐在那听她们三人对话。说句实话,慕容枫对于慕容雪的选择并不觉得太意外,放在白敏的时代,这也许就是傍大款吧,而放在此时,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来说,皇上确实是一个大大的、不可抵抗的诱惑。
          皇上虽然年近不惑,但依然英俊不凡,再加上成熟的气质,对于一直由父亲宠大的慕容雪来说,有恋父情结应该再正常不过。虽然说她现在是慕容枫的身体,但依然是白敏的灵魂,慕容雪对于她来说,只是一个称呼上的妹妹,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,所以她并不算痛。
          大家一时之间都不再说话,实在是无话可说。
          “三妹,大姐对不起你。”慕容芊苦笑着,望着表情安静,不言不语的慕容枫,叹了口气,说:“原本你可以嫁个两情相悦的相公,过平平淡淡却幸福的生活,可——唉,如今我真是悔之晚矣。”
          “大姐,人生哪能事事如意,你不必内疚。”慕容枫淡淡的一笑,平平静静的说:“如今已是如此,要看枫儿自己的造化啦。况那司马锐,虽说叛逆,人到是还宽厚,心底不坏,否则也不可能让小妹全身而退。大姐不必为我的事耿耿耿于怀,不妨事的。”
          慕容芊心乱如麻,摆了摆手,看着慕容雪,面无表情地说:“小雪,你且去吧,既然你致意要选择留在暖玉阁,做姐姐的也只能接受,今日今时再称呼你一声小雪,当你一次小妹,自此之后,慕容芊到要恭恭敬敬的称呼您一声‘娘娘’,但愿您能够在这皇宫之中得遇幸福。恕慕容芊不远送啦,您回您的暖玉阁吧。虽是未出阁的小姑娘,虽说不到择婿的年纪,怕是皇上等不上一年的,你自己好自为之吧。”
          “大姐!——”慕容雪也是泪流不止。
          “小雪!”
          慕容瑜还想劝说。
          “二妹,随她去吧。”慕容芊疲倦的靠坐在椅背上,轻轻的说:“且由她去吧。如今她已不是我们的小妹,早晚,我们都要称她一声‘娘娘’,我们到要提前恭贺一声啦。”
          慕容雪呆站在当地,顿了一顿,竟然真的扭头向门外走去,慕容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泪水如雨一般,汹涌而出。
          “大姐!”
          慕容瑜扶着慕容芊,也是心乱如麻,怎么会变成这样,不过是一场家宴,不过是遇到了皇上,怎么小妹就如此铁了心肠?!
          慕容枫心中暗自想:只怕是自今日起,这慕容雪就要卷进旋涡之中不能自主啦。
          皇上有意要纳她为妃,二太子致意要讨她为妃。如果真弄得父子反目,这千古的罪名真是洗也洗不清啦。就如那美人杨贵妃,徒惹得文人感慨怜惜,也不过是红颜薄命,魅惑帝王而已。
          “慕容雪,自己珍重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轻声而言,如同室外秋雨,字字入耳入心,怜惜、无奈、淡然……只这一句话,慕容雪走到门畔的身影突然轻轻颤抖了一下,泪水夺眶而出,几乎想要返回去,扑进姐姐们怀里痛哭一场,但,想到皇上的温情和疼惜,狠了狠心,绝然离去。
          一时间,整个房间冷得彻骨,静得骇人!
          慕容芊难受极了,真想嚎啕大哭一场,呆坐在椅子上,怔怔发呆。慕容枫心有不忍,走上前去,扶着慕容芊的肩膀,细语劝慰:“大姐,事已至此,你也不必再多心烦。慕容雪做此选择,也只得随她去吧,只是,虽她尚且年幼,不足十六,却只怕皇上不肯再等待一年,如若宠幸,这皇宫内险境重重,还得要你谨慎照顾。”
          慕容瑜也连声说:“三妹说的极是,大姐,你也要早做应对。”
          “唉,——”慕容芊长叹一声,“只怕是到时谁也帮不上她,且不说别的,只说如今若真是被皇上宠幸,二太子的母亲刘妃定是第一个不肯饶她,刘妃的手段,岂是小雪那丫头可以想象得出。”
          外面春柳进来,轻声说:“小姐,四太子派王保前来请您回府用晚膳。”
          “知道了,我这就回去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应了一声。
          “你先回吧,”慕容芊摆了摆手:“免得四太子等得急了又生事端。”
          看着慕容枫离开的身影,慕容瑜看向慕容芊,轻声问:“大姐,你有没有觉得,三妹好象整个人都变了,人也漂亮了,看上去整个人都有了生气可言。昨日吴蒙见过三妹,就跟我讲,如果不是以前见过三妹,他还真是难以相信慕容王府最出色的竟然是小雪。”
          慕容芊点了点头,“自她患病清醒了之后,人就变了,性格坚强了,处事圆满了,相貌也越加吸引人了。只是以前的三妹性格太沉闷,大家没有注意到,而今,也许才是真正的她。其实,慕容王府哪有丑女人,哪一个人不是美丽动人。只是以前的三妹,性格太过沉闷,大家没有注意到,而今,也许才是真正的她。其实如果细论,三妹还真是不输于小妹。且不说别的,就说现在她嫁于四太子,四太子能够请她回去用膳,就不是小妹可以做的到的,如果换做小妹,怕是现在正在独自垂泪。”
          慕容瑜点了点头。
          “大姐说得不错。”
          “你也回吧,免得吴蒙等的着急,我知道你们夫妻二人感情甚好,从不分离,我就不耽误你了,快快回去吧,我也乏了,想要早点歇息。”
          慕容芊疲惫的说,“你姐夫怕是要晚些才能回来。”
          慕容瑜叹了口气,也转身离开,慕容雪如此选择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不知道大姐要如何向父母交待?
          (3)
          回到四太子府,慕容枫看到坐在桌前等她一同吃饭的司马锐,到真有些意外。
          “喂,司马锐,你真要留在府里过夜吗?我还以为你已经去了醉香楼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去了呢?”
          司马锐苦笑一下:“慕容枫,我真有这般糟糕吗?我已经派王保去大太子府请你,你竟然还不相信我今日也要留在府里?”
          慕容枫淡淡一笑,不置可否。
          “其实呀,你说到醉香楼,我还真想起一件事来,其实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挂念着你,那月娇也一直在惦念着你的那半首曲子,一直念叨着何时可以再见到你呢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笑嘻嘻地说。
          慕容枫一挑眉,仍是一笑,不语,吃她自己的饭。
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发表评论(文明上网,友善发言,匿名评论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)
        还可以输入:400 个字符
        评论列表0 条评论
        暂无评论!
        本文用户信息
        用户昵称:温婉晴天
        文章总计:517
        个性签名:温婉一笑,晴天自来。
        本文所属文集

        来源:转载/原作者:秋夜雨寒
        文章数量:10 篇查看目录
        本栏近期热门
        本栏最新文章
        网站首页|关于本站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常见问题|手机客户端
       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,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!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─ 文字站!文学交流群:
      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       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? 2015 文字站 www.mogutun.cn 版权所有
        投稿
        分享
        导航
        手机版
        彩天堂娱乐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