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ource id="6uodr"></source>
  •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delect id="6uodr"></delect></form></tt>
    1. <video id="6uodr"><menuitem id="6uodr"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2. <ruby id="6uodr"><meter id="6uodr"><strike id="6uodr"></strike></meter></ruby>
      <cite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label id="6uodr"></label></form></cite>

      <ruby id="6uodr"><nav id="6uodr"><p id="6uodr"></p></nav></ruby>
       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/form></tt>
      1. <tt id="6uodr"><span id="6uodr"><samp id="6uodr"></samp></span></tt>
      2. <strong id="6uodr"></strong>
        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
        ×取消主题

        跨过千年来爱你之八
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9-01-02用户:温婉晴天阅读:100
          【纳雪为妃:无奈】
          (1)
          一夜秋雨下不停。
          一早,小德子就赶来四太子府,请四太子妃去祥福宫用早膳,自然司马锐也要一同随着。太后见二人同来,心情大好,虽然烟玉说自己的孙子虽然连着两日留宿于四太子府,可与四太子妃依然是分房而居,但见他们二人能够和睦相处,她已是觉得十分的高兴。
          “来,枫儿,快点坐,我今日特地请御厨做了新粥,味道不错,快来尝尝。”
          太后慈爱的看着慕容枫,这个姑娘真是越看越让她喜欢。今日慕容枫穿了件月白的裙,长发垂肩,玉簪轻挽,上好的丝绸料子随行动微动,宛如淡梅初绽,未见奢华却见恬静。司马锐也是素淡的着装,风流倜傥,观之心动。怎么瞧都是一对金童玉女,太后心里真是满意的很,笑着招呼孙子。
          “锐儿,还怕祖母藏了枫儿不成,枫儿走一步你跟一步,怎么如此不放心?”
          司马锐面不改色心不跳,嘻皮笑脸地说:“是啊,我还真是害怕祖母把枫丫头给藏起来,一大清晨就让小德子找来祥福宫,害得我懒觉都不敢睡,巴巴的跟了来,可气祖母竟然只记得让枫丫头尝新粥,竟然是不理孙儿的肚子也是饿的很。”
          太后乐得开怀,正要开言,小德子迎了皇上一同走了进来。
          “皇儿给母后请安。”
          皇上抬眼看到慕容枫和司马锐,见他们二人也在祥福宫,颇有几分意外,母后是个好清静的人,怎么一大清晨他们二人就在此。若说单单慕容枫就罢啦,他早听皇后说过,母后甚喜四太子妃慕容枫,常让她到祥福宫玩耍,但,司马锐也在这儿就奇怪了,难得可以在皇宫看到这个儿子。
          “起吧。用过早膳了吗?”
          太后见到自己的儿子,也是满心的欢喜,平常儿子政务繁忙,难得有时间过来,今日想必是刚下了早朝就过来了,难得他有此孝心。
          “今日政事不忙吗?”
          “皇儿来此,是有事要求母后恩准。”
          皇上平静的淡淡而言。慕容枫却发觉他并不平静,紧握的拳头泄露了他此时心情的不安,定是极难办的事,他才会如此努力保持平静。
          皇上也在看慕容枫,一进门,看到慕容枫在,心中就暗自思忖:不晓得她知道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会有如何的反应?但见她平静淡泊的神态,似乎对一切都已心知肚明,不以为怪,更令皇上心中大大不安。
          其实昨夜也是个意外,下了朝后他忍不住去了暖玉阁,原是打算去看看就做罢,但见慕容雪哭得泪人一般,真是心疼的很,上前劝说两句,哪知道慕容雪哭得更是厉害,到后来,两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,连他自己也是不知一切是如何发生的。只知道醒来时已经是次日的清晨,既然做了也就算了,况且这个女子也是自己真心想要纳为妃的。
          “什么事?要让皇儿如此紧张?”
          太后温和的问。皇上在一旁椅子上坐下,略加沉吟后说:“皇儿想请母后恩准皇儿纳了慕容雪,并册封为妃。”
          太后目瞪口呆的瞧着儿子,慕容枫和司马锐也有些意外。
          慕容枫心中突然忍不住一笑,难道昨夜皇上留宿于暖玉阁了,未免也太心急了吧。
          正在此时,小德子外面宣“刘妃求见。”
          太后稳了稳心神。
          “宣她进来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瞧着外面,走进来一个婀娜的红衣少妇,丰满圆润的身体,有着成熟女子的妩媚,却依然保留着几分少女的娇羞。这大概就是皇上的宠妃刘氏,也就是二太子的母亲。
          “刘妃参见皇上,母后吉祥。”
          刘妃软语醉人,未言先笑,眼睛微微上挑,透着几分风情万种。慕容枫心中暗叹,慕容雪呀,你真是为自己选了不少的劲敌。皇后端庄稳重,吴妃典雅沉静,刘妃妩媚风流,且不说别的后宫佳丽,只这三个,就够慕容雪应付的,现在是年轻,皇上瞧着新鲜,假以时日,只怕慕容雪难能长久。司马锐人虽然不济,但说出来的话倒也有理,慕容雪美则美矣,却缺乏令人长久眷恋的特色。
          太后瞧着刘妃,问:“何事?强儿呢?”
          “媳妇正是为着强儿的事来求母后帮忙的。”刘妃笑着说:“媳妇想求母后玉成一事。——母后自然晓得,强儿一直镇守边关,身边只有红玉一个媳妇伺候,他与红玉感情虽然浓厚,但几年来,红玉一直没能为他添得一男半女,所以一直引为遗憾。这次回来,对我提及,听人说慕容王府的四小姐慕容雪人品出众,才貌双全,想聘了为妃,带去边关双宿双飞。我想强儿一直辛苦镇守边关,从未要求过什么,这次既然提出此要求,做为母亲自然是要尽力为他安排,想来想去,媳妇觉得还是请母后玉成此事最好。强儿实在是个不错的孩子,那慕容雪也是知书达理人家的孩子,自然是极般配的。”
          太后心里这个别扭呀,狠狠的瞪了皇上一眼,想到慕容雪也曾经让司马锐神魂颠倒,不由得转过头去瞧了一眼司马锐。
          “别,祖母,与我无干。”司马锐立刻摆着双手,笑着说:“现在有慕容枫,孙儿已然知足,这趟混水,孙儿可是再也不沾。”
          太后苦笑了一下,慕容枫竟然可以让司马锐放下一心想要得到的慕容雪,可惜慕容枫天下只此一个。现在又有两个人为了得到慕容雪而请求她恩准,一个是自己的儿子,一个是为自己的孙子,简直开玩笑。
          “皇儿,你意下如何?”太后不做应答,反而看着皇上问。皇上眉头一皱:“我已经将乌蒙国献上的公主赐于强儿,那慕容雪本是宰相的爱女,怎舍得让她到边关受那风吹雨淋。”
          “皇上,强儿也是我们的儿子,不仅要经受那边关的风吹雨淋,而且还要身经战事,我们既然舍得,宰相大人也是深明大义之人,如果皇上下了旨意,他定不会违旨。况且,虽是与强儿去边关,但身为强儿的妃子,强儿又怎可能让她受那风吹雨淋之苦?怕是比你我还不舍得,”刘妃微笑着说:“再说,红玉也是魏大人的爱女,魏大人不也是舍得女儿随着强儿去了边关吗?”
          皇上一窒。
          太后微微一笑,道:“是啊,皇上,我看就请宰相大人到祥福宫来,我倒也真是想促成此事,强儿本是大兴王朝的二太子,为着国家安危镇守边关,难得刘妃有此心,我就准了。小德子,去请宰相大人到我这儿来一趟,就说太后我有事要与他商量。”
          “雪儿年纪尚幼,如何要我强迫宰相大人?”
          皇上恼怒的说。
          “又不是说立时就娶了,先下了聘书,带去边关,由红玉陪着,到了年纪再圆房也就是了。”刘妃甜甜一笑:“况且母后已经答应,你又何必替那宰相大人考虑那么多,还是替强儿多想些吧。”
          “朕说不行就是不行!”
          皇上生气的提高了声音,连称呼也变了。
          慕容枫轻挑了一下眉毛,微微一笑,自然是不行,看样子,昨晚皇上一定是留宿在暖玉阁了,也难怪,对于年近不惑的皇上来说,慕容雪是那般的新鲜诱人,只有傻子才会不舍得摘,更何况,慕容雪对皇上也不是没有好感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难说是非对错。
          “你笑什么?”司马锐轻声问。
          慕容枫淡淡一笑,轻声细语的慢慢说:“笑可笑之事。”
          “你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看笑话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调侃,心中并不生气,反而觉得有趣的很,在这个时候,剑拔弩张。昨晚,父皇肯定是宠幸了慕容雪,而今日刘妃又致意要为儿子讨了慕容雪,太后在中间自然是巴不得慕容雪离这皇宫远远的,事情自然是有趣的。
          可没想到,除了他,竟然还有人远居旁观静看笑话。这个慕容枫真真是个奇怪的女子。
          “这可是关系到你小妹一辈子的事。”
          “我又不是慕容雪,何必费心计划她的人生,那是她自己的事,与我无关。”慕容枫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还是担心一下你的宝贝爹爹要如何处理目前状况吧。”
          “我又不是我父亲,何必操心他要操心的事,那是他的事,与我司马锐无关。”司马锐同样面无表情说,眼底里却藏着快要溢出来的笑意,他是在模仿慕容枫的表情:“我们还是坐在这,静静的看下去吧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忍不住灿烂一笑,司马锐一眼望去,竟然呆了,忍不住正正经经地说:“慕容枫,你真是一个让我不得不喜欢的人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一愣,装做没有听见,没有接话。
          “皇上,您何必生气?”
          刘妃似乎非常的委屈,眼含泪水,也在言词上恭敬起来,语气也变得柔弱无助,隐隐约约还带着些许哽噎之意。
          “妾身只是想让强儿开心,他一年到头都镇守在边关,难得回来一趟,这一次也是因为前良关大捷才得以回宫看看我,不过是想要讨个女子,皇上何必如此动气。慕容姑娘虽是宰相的千金,强儿也是皇上的儿子,强儿愿意娶她应是她的福气,妾身原以为这是一件对强儿对慕容姑娘都好的事情,怎知竟惹得皇上如此动怒。妾身也是因着知道皇上喜欢慕容姑娘,视慕容姑娘如自己的孙女一般,能够不避闲言将慕容姑娘放在暖玉阁将养身体,自然是视若己出,妾身才觉得皇上一定欢喜这份姻缘,皇上,妾身到底哪里错了,竟惹得皇上发火?”
          皇上一愣。慕容枫心中暗自一笑,好一个聪明的女人。怕是她早已知慕容雪和皇上已经暗渡陈仓的事,这个皇宫本来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,如果昨晚皇上真的宠幸了慕容雪,自然是要留宿暖玉阁,漫漫一夜,怕是昨晚这个刘妃就已经知道。今日来祥福宫为自己的儿子提亲,也不过是让皇上在太后面前出丑,以解心头之恨而已。她是断定皇上不会答应将慕容雪嫁于自己的儿子,却故意在太后面前努力成全此事,逼皇上承认自己宠幸了慕容雪的不伦之事,毕竟慕容雪也是自己儿媳的妹妹。
          太后冷冷的瞧着皇上,说:“是啊,皇上,我也觉得此事不错,那慕容雪原本是大兴王朝的第一美女,看不上顽劣的锐儿倒也情有可原,但强儿可算是本朝的中流砥柱,人中豪杰,两人应是郎才女貌。况且,慕容雪的三个姐姐中有两个嫁于了强儿的哥哥和弟弟,另有一个也嫁于了强儿手下的大将军,如果再成会他们,不是一桩美事吗?”
          皇上面带难色,犹豫了好半天,才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:“母后,请恕皇儿不能从命,那雪儿,已经是皇儿的人。”
          太后手中的杯子‘啪“的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,刘妃则是一声轻轻的惊呼昏了过去。奴婢急急上前忙着收拾地上杯子的碎片、并急忙去搀扶刘妃在椅子上坐下。
          太后用手指着皇上,恨恨的说:“孽子,你,你真要气死我啦!小德子,你立刻带人去暖玉阁,把慕容雪那个丫头撵出皇宫。你,你,你快点给我去办!”
          “母后,雪儿已是皇儿的人,你可生皇儿的气,但绝不可动雪儿一根汗毛,雪儿不过是个未满十六的小姑娘,她怎知这男女之事,是皇儿见她娇弱可人,一时乱了心怀,所以才宠幸了她。请母后恩准。”皇上急忙说道:“况那慕容青良也是当朝的宰相,如若事情传了出去,不仅雪儿难以做人,只怕宰相大人也要记恨皇儿一辈子,只怕惹出事端乱了朝纲。”
          “你也知道此事不能为,那何必要为。不过一句‘一时乱了心怀’就可将此事一句话轻轻代过,你是否想过,身为一国之君,做出如此不伦之事,你要如何面对天下百姓?你难道不知这慕容雪本是你儿媳的妹妹,你这是宠的哪门子的幸呀!”太后气得浑身哆嗦,“你要为娘如何面对宰相大人,和天下百姓?”
          “母后!”皇上面带赦色,低垂下头,脑海里涌起昨天的画面,慕容雪一张俏脸满是泪水,宛如梨花带雨,他似乎从未想过慕容雪的身份,他心中脑中全是慕容雪新鲜的、诱人的美好胴体,自从见她第一面,他就觉得唯一的念头就是:一定要得到这个女孩子,她的身体是他无法抵抗的诱惑,已经好久没有哪个女人可以让他如此陷于情欲之中。这种感觉似乎只有在他自己年轻的时候有过,那个时候皇后也如慕容雪这般年轻美丽,后来,有了刘妃、吴妃,也都是那么年轻新鲜,然后,他做了皇上,有了自己的孩子,也一直忙于处理政事,这种感觉就很久没有了,直到遇到慕容雪,她的美丽,她的年轻,她对他的崇拜、她的小鸟依人……种种,都令他热血沸腾。
          太后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          “如果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娘,就把慕容雪送回慕容王府。”
          “母后,雪儿已是皇儿的人,怎可再送回慕容王府,她不曾做错什么事,皇儿自然也不可休她。”皇上不肯退让。
          “你!——”
          太后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        “祖母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示意房内的奴婢退出去,虽都是亲信之人,可这种事还是莫让外人看笑话的好,这些个人虽然嘴上不敢说,可防不住心中不说,闲时不传。
          “莫要生气,为着小雪的事不值得祖母生气。”
          太后瞧着慕容枫,不解她何意。
          “祖母,”慕容枫轻声细语的说,面上的表情平和沉静,声音轻轻的,语气淡淡的:“父皇现在正在兴头上,您要是如此阻拦于他,只怕父皇口中心中都是极不乐意,为一个慕容雪,惹得祖母和父皇母子二人生气,真是小雪的不孝。如今事已至此,到不如让父皇自个儿去处理如此局面,由他去向枫儿的父母交待,由他去安慰刘娘娘和二太子,您倒不如落个局外人坐坐,乐得清静。”
          “是啊。”司马锐在一边搭腔说:“祖母,您就是气得再厉害,也改变不了已成事实的事。父皇一直勤于政事,那慕容雪确实是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,父皇怕也是一时难以抗拒,如今已经宠幸了,也算是我们司马家的人,如果此时撵了回去,只怕只有死路一条。祖母,您就懒得理吧。”
          太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抚着慕容枫的手说:“唉,祖母真是无颜面对你的父母。”
          然后瞧了一眼皇上和刘妃,倦怠的说:“我累了,你们都下去吧。慕容雪的事你自己处理吧,至于恩准与否的事,为娘我实在不能答应,你愿意封就自己封了吧,只是别让她在我面前出现就好。而且我也绝不会承认她身为你妃的身份。”
          “谢谢母后。”
          皇上开颜笑着回答,瞧了一眼慕容枫,但见慕容枫一副淡然模样,瞧也不瞧自己一眼,一双眼静静的看着别处,好象刚刚说话的不是她,她就好象根本不存在一般。
          “不过,”太后恨恨的说:“虽然那个丫头令我恼怒,但此事与枫儿无关,只怕是你封了那丫头的妃,枫儿就要跪着迎接那个丫头,我自是不高兴如此。现在枫儿手里有我赐于她的圣祖金牌,按祖训,枫儿见了你也可不必行大礼,只略拜即可。所以她见了那个丫头也可以不必行礼,你可愿意?”
          皇上一愣,母后竟然将圣祖金牌赐于了慕容枫,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的魅力,竟然可以让母后如此恩宠于她?抬眼看过去,慕容枫一身月白衣衫,清新脱俗,雅丽若仙,观之可亲,思之心怡。与慕容雪相比,自有慕容雪不可比拟之处。慕容雪美得如同精美的瓷器,需要小心呵护,精心维护;而慕容枫却如山林中清新的风、娇美的花、流动的泉,有着让人精神一振的感觉。慕容雪可以让人为她放弃生命,而慕容枫却可以让人为她好好的珍惜自己的生命,一个令人悲观,一个令人欢悦。
          “父皇,你发什么呆呀?”司马锐轻轻站到皇上的身旁,略带调侃的轻声耳语道:“枫儿可是您的儿媳,如果发现她比慕容雪出色,您也只能发现而已。如若您再用这种眼光瞧着枫儿,只怕锐儿可没您其他儿子那般好说话。既已宠幸了慕容雪,您就好好的守着吧。”
          皇上瞪了一眼司马锐,说不出话来。司马锐却微微一笑,闪身回到慕容枫身边站好,乐呵呵的望着慕容枫,心里头满足的很。
          “司马锐,你笑什么呀?”
          慕容枫皱了下眉头。
          “你笑得很葚人,一看就没什么好事。”
          “慕容枫,我已经决定好好的爱你!”
          司马锐笑得邪邪的,但眼神却再正经不过,如同起誓般。慕容枫轻轻挑了一下眉,不再理会于他。
          (2)
          司马强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,神情寂寥而悲哀。
          “强儿,不要这样,为娘知道,你绝非是喜欢慕容雪那小妮子,只是担心你父皇宠幸了那妮子,会误了国事,会令为娘更加寂寞。”刘妃强自微微一笑:“就算皇上纳了那小妮子为妃,为娘一样有办法应对。”
          “娘。”司马强仍是面带郁色,低声言道:“孩儿心中总是气不忿,那个慕容雪到底有什么好的,我看比她几个姐姐差远了,不过是有副好皮囊罢啦。孩儿在祖母处见过慕容枫,倒觉得比慕容雪强上百倍,只是可惜嫁给了老四。”
          刘妃眼睛一亮,说:“听你这么一说,为娘到还真有同感,今日在祥福宫为娘也见过她,若论像貌,和慕容雪那小妮子相比,应该是不分伯仲,但若论气质和内涵,慕容枫可要胜上几分。遇事冷静、心境平和、淡泊从容。今日见她时,她似乎对慕容雪之事反应极为平淡,慕容雪的荣辱全不放在心上,却用心维护。为娘到要让她三分,只是可惜已嫁给了老四,不然,讨了来也是好的。”
          司马强陷入沉思,不语。
          “红玉好是好,贤良淑德,陪你呆在边关,任劳任怨,可惜一直没有生育,为娘心中总有几分不安。”刘妃轻声说:“皇宫之中尚未添得一个孙儿孙女,总是不妥。”
          “倒让娘操心,孩儿真是不孝。”司马强内疚的说:“当年为了红玉的事,让娘得罪了皇后,如今却不能让娘满意。”
          刘妃淡淡一笑:“皇后不是小鸡肚肠的人,早已不与为娘计较。况那司马哲也已经娶了慕容芊为妃,怕是早已忘了红玉,都是年少时的旧事,如今他贵为大太子,日日要陪你父皇处理政事,哪里还有时间惦记这已经过了多年的旧事。到是老四,天生叛逆,怕是还恨你当时夺他兄长心爱之人的事,你不要去招惹他就是了,这个老四,满皇宫里还真没有人可以拿他如何。今日见他和慕容枫一同出现在祥福宫,为娘还正自奇怪呢。”
          司马强微微一笑,眼前再次闪过慕容枫平静温和的面容。“他们二人是夫妻,同时出现原属正常,更何况二人还是新婚。”
          “你一直身在边关,哪里知晓个中情由。”刘妃微微一笑,看着自己的儿子,慢慢地说,“这老四原本想要娶的人是慕容雪,而非慕容枫,慕容青良那个老儿,极是宠爱慕容雪,自然是不舍得让慕容雪嫁给老四这个顽劣之徒,所以就用慕容枫替换了慕容雪,”
          说到这,刘妃停了一下,突然冷冷一笑。
          “却没有想到,躲得过老四却没躲得过皇上,水灵灵的一朵鲜花就这样不明不白的送于了皇上。”
          “我倒没有看出慕容枫对这桩婚姻有何不满。”司马强犹豫的问。
          “这丫头奇怪就奇怪在这,据说,为了避免嫁给司马锐,她曾经向自己的父母请求,甚至不惜以命想抗,听说并因此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,但仍未能改变父母的安排,唉,也是可怜,这丫头自幼就与她的外婆一起住在别处,因而不得其父母的欢心,所以才会用她替换深受父母宠爱的慕容雪。”刘妃微皱双眉:“其实为娘也很是奇怪,慕容枫半点不逊色于慕容雪那妮子,为何慕容王府只听闻有一个慕容雪貌美若仙,却从不见人提及同样娇美动人的慕容枫呢?——奇怪的是,当她嫁入四太子府后,却表现的平静淡然,似乎很是认命,也不见悲泣哀伤。但她却深受太后和皇后的疼爱,尤其是太后,难得有人可以得她如此宠爱。今日见她与司马锐同时出现的时候,我还真以为自己眼睛花了,你是不知,这个老四,几乎没在四太子府过过夜,常常是在外流连花丛间,甚至还公开与一个青楼女子同进同出。能在宫里见到他,真是难得的很呀。”
          司马强淡淡一笑:“孩儿眼光一向不错,那日见她,就觉得她聪明灵秀,绝非平常女子,只是可惜要守着老四这样一个没出息的人,实在是可惜的很。”
          刘妃有些疲倦,对自己的儿子说:“为娘累了,你去别处瞧瞧去吧,好久没回宫了,你去瞧瞧你妹妹吧。”
          司马强恭敬的退了出去。走过一条弯弯的石子路,看见前面有一名女子正在花丛前站着,月白色的衣裙,风吹裙微微飘动裙角,乌黑的长发插一枚冷冷的玉簪,柔美的面上带着纯真的笑意,淡淡的,似真似幻。她的面前是一丛盛开的菊花,好象有一只粉色的蝴蝶正在花朵上得意的飞着,享受着自由,大约是累了的原因,静静的落在一朵金黄的菊花上,那女子正微倾身,欲捉住它,但看神情有些许害怕,大约是怕蝴蝶突然飞起惊吓着自己,所以犹豫的很,却又忍不住心头的念头,样子看起来很是可爱。突然,风吹花动,蝴蝶展翅飞走,女子似是被吓了一下,口中微微惊呼一声,娇嗔的轻声道:“坏蝴蝶,吓我一跳,我其实不敢捉你的。”
          司马强身影一动,已站在慕容枫的面前,刚刚被蝴蝶吓了一跳的慕容枫又被突然出现的司马强吓了一大跳。
          “啊!”她轻呼一声。
          “莫怕,是我。”司马强笑着说,伸出手,那只蝴蝶正静静的躺在他略有些粗糙的大手掌心中。慕容枫这才看清来人,淡淡一笑,略带几分意外的说:“原来是你,这么巧。刘娘娘情形好些了吗?”
          “谢谢姑娘关心。”司马强觉得看到慕容枫就莫名的觉得轻松,言语中透着几分不加掩饰的爽朗,“我母亲身体一直不算太好,受点刺激就会晕眩而觉得不太舒服,歇息几个时辰就会没事。”
          “那就好。”慕容枫看着司马强手中的那只蝴蝶,奇怪它为什么不趁此机会飞走,并没有注意到司马强突然变得鲜活的眼睛。
          直到蝴蝶展翅飞走后,慕容枫才轻轻吁了一口气,抬起头来眼神明净的瞧着司马强,“其实刘娘娘真是爱你至深才会如此伤心,有母如此,真是幸运。”
          “是的。”
          司马强微微叹了口气,神情突然变得迷茫而忧郁。
          “都怪我太过任性,否则也不至于为难母亲为我去自讨其辱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瞧着花间飞来飞去的美丽的蝴蝶,心中暗自想:这古代的蝴蝶都是如此的干净而美丽,以前以为乡村的空气就是极好,真是错了,还是这古代未经任何污染的空气好,呼吸都觉得畅快。
          听那司马强突然语气变得悲哀,眨了眨眼睛,忽而笑笑说:“真是奇怪,我还以为你不是真的喜欢慕容雪呢,难道是我错了。”
          司马强一愣,望着慕容枫灿烂纯净的笑容,倒有些莫名的汗颜,难道这个姑娘已经看透一切?!知道自己不是真的因为喜欢慕容雪才想要讨了慕容雪,而母亲也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想要讨慕容雪才去见的皇上?!他有些不安,但努力掩饰着。
          “姑娘为何这样说?”
          慕容枫微微一笑,“我是猜的,凭感觉而已。二太子一直是镇守边关不常回宫,想必未曾见过慕容雪,二太子怎么可能未见慕容雪一面就喜欢上慕容雪呢?其实,二太子未能讨了慕容雪,到也不见得就是件坏事。”
          “此话怎讲?难道我配不上她?”
          司马强笑了笑问。
          “小雪是个美丽的女子,但也是精致易碎的瓷器,如若你真的带她去了边关,只怕你根本就没有时间指挥战事,她是一个需要人用尽心力、财力、精力好好呵护的美丽女子,试问,战事频繁的边关,一个指挥官哪里来的时间应付此等女子。”慕容枫调皮的一笑,半真半假的回答。司马强一愣,忍不住一笑:“哪我为何要娶她?”
          慕容枫仍然笑着,仍然半真半假的说:“我又不是你,我怎知你的打算,这样问问题,不太公平。”
          “哈哈!”
          司马强爽朗一笑,常年呆在边关所造就的爽朗性格这一刻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,那笑声中透露着如酒般醇厚的男子汉气概。
          “有趣的回答,不错,我确实不是因为喜欢慕容雪才决定要向父皇讨了她,我只是听闻父皇竟然将一个未嫁的女子放在暖玉阁里,而且此女子还是名满天下的大兴王朝第一美女,担心父皇沉迷于美色而误了天下百姓,才决定把这个女子带走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淡淡一笑,“如今她已是皇上宠幸的女子,就算担心,也只得认了。我并不是因为自己是小雪的姐姐才如此说,小雪其实只是一个极单纯的女子,她喜欢皇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试想一下,小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子,而皇上则是一个成熟稳重、充满魅力的成年男子,两人相遇,也许天意,彼此喜欢也是正常,何必多担心。你还真以为小雪有左右乾坤的能力呀?皇上也是身经数位女子的男子,怎么可能仅仅为了一个美丽的女子就葬送自己的江山呢?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能有几个?”
          司马强再一愣,这女子怎么看得如此淡?
          (3)
          二太子!——”
          一个太监一溜小跑的赶了过来,“二太子,您快去瞧瞧吧,雅丽公主,雅丽公主她跑去找皇上啦,她说她是献给皇上的,是皇上的人,怎么可以再随便跟了二太子您!她,她已经跑去皇后那……我们拦也拦不住,您快去瞧瞧吧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一旁听了,心中一乐,这个雅丽公主到是有趣的很。未到皇后居住的正阳宫,远远就听见里面有喧哗之声。
          司马强心里一惊,虽然一路行来,早已知这个雅丽公主生性泼赖,但却没想到还会胆大到这个程度,竟然敢自己一个人闯到正阳宫来,这儿可是后宫之最,除了祥福宫,就数这儿权力最大。慕容枫站在那,仔细打量着一身异族服装的雅丽公主,年纪不过十五六的模样,浓眉大眼,很是英气,眼睛大而微陷,头发偏黄,束于花式复杂的头巾里,额前垂刘海,眉间点红痣,耳朵上杂七杂八垂了许多环状耳饰。如果放在白敏的时代,这应该是个相当漂亮的混血美女,类似吉普赛女郎。身材娇小,但曲线玲珑,眉眼间完全不掩饰风情万种,套用一句白敏时代的形容词——‘热情火辣’!
          此时,雅丽公主正死死的盯着坐在上面的皇上和皇后,大眼睛里面全是怒火,说起来话来也口不择言,听那意思好象是在质问皇上为何将她许给二太子,竟然不将皇上和皇后放在眼里。
          “皇上,你怎么如此轻视我们乌蒙国的礼物!凭什么将我再转赐给二太子,我不喜欢他,他就象是一个木头疙瘩,一路上与他同行,他一点也不解风情,心里眼里就只有他那个美丽贤淑的红玉夫人,我才不要跟他呢。”雅丽的声音有着任性的直率:“况且我是个人,又不是什么东西,怎么可以随便送于他人。而且还是你的儿子,按道理讲,原本我应该是他的长辈,却突然变成他的妃子,你摆明了看不起我们乌蒙国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差一点笑出声来,这个雅丽公主虽然容貌不及慕容雪美丽,但这火辣的性格怕是慕容雪所不及的,这皇宫之中可真算是卧虎藏龙,以后真是有热闹可看啦,不用再担心日子过得无聊啦!
          一阵彻骨的寒意突然间传来,慕容枫轻轻哆嗦了一下,那股寒意就来源于此时出现在她面前的司马锐身上,司马锐一双桃花眼此刻全无温情,只有冷冷的寒意,恶狠狠的盯在同时进入正阳宫的司马强和慕容枫两人的身上,这种寒意慕容枫有几分熟悉,她嫁入四太子府的时候,与司马锐相见的第一面,司马锐扶住她的手的时候就是这般的冷。
          “你怎么会到这儿来?”
          司马锐问得十分僵硬,语气听起来极是令人心寒,神情更是阴郁的吓人。一伸手一把将慕容枫拉到自己跟前,这一用力,慕容枫猝不及防,险险一头撞到司马锐身上,手腕清晰的感觉到司马锐心头的愤怒,寒意直入心间。慕容枫努力想站稳身子,司马强下意识的伸手去扶,手指尚未触及到慕容枫的衣边,司马锐已经再轻轻一带,慕容枫已贴着司马锐的身子稳稳站住,听得到司马锐如鼓急敲般的心跳之声,传达着愤怒。慕容枫真不知司马锐何事气成如此模样。和司马锐,就是在自己扑蝶,并遇到司马强的那条路上分开的。因为司马锐临时有急事要处理。
          从祥福宫出来后,司马锐就被皇后派人叫去了正阳宫。
          临走前,司马锐说:“怕是和慕容雪的事有关,你还是自己在宫里转转散散心回府里去吧,免得去了母后那儿觉得尴尬。”
          那时语气还甚是关切和气,怎么这短短时间就变成如此模样?!慕容枫心中恼火,而且手腕被司马锐握着,觉得隐隐有痛意,她盯着司马锐,眼睛里全是委屈和不解,正要开口,却发现,司马锐和司马强的情形有点不对。
          “我是来找雅丽公主,听我手下的人说,雅丽公主私自跑到这儿来找父皇,所以我赶来。”
          司马强语气也不算和气,而且隐隐有不屑之意,眼睛也有隐隐的怒火。
          “何必因此而为难慕容姑娘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一挑眉,轻哼一声。
          “我倒要多谢二哥对枫儿的关照,枫儿是我司马锐的妃子,我自然会好好照顾,只是见她与二哥一起,难免担心旧事重演,我怕我没有大哥那般心胸宽大。”
          “你对我有气,倒不必迁怒于慕容姑娘,我们不过是路上碰巧遇到,慕容姑娘听到雅丽公主的事,担心,才随我同来——”
          司马强盯着司马锐沉声道,“只怕伤害慕容姑娘的不是我,而是你,你再这样握着慕容姑娘的手腕不放,怕是慕容姑娘真要吃痛不住!”
          司马锐心中一愣,立刻松开慕容枫的手,慕容枫不明白他们兄弟二人之间到底有何宿怨,半恼半嗔的说:“司马锐,你大白天杀人呀!”
          司马锐看向慕容枫的时候,眼里只有一份内疚和怜惜。见慕容枫笑着调侃他,心中当真是既愧疚又欢喜,不论慕容枫对他是喜是恨,但起码在现在她并没有令他为难。
          司马强眼睛中有些自己不知的伤心,转开目光,声不高但威严自在:“雅丽公主,不许再胡闹!”并走上前,一把抓住正在跺脚的雅丽公主,对上面的皇上和皇后淡淡的说:“孩儿疏忽,惊扰了父皇和皇后娘娘,实在不是故意。”
          “罢啦。”
          皇后神情有些疲惫,刚刚皇上来,告诉她他要收了慕容雪为妃,两个儿子正巧也在,她现在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里清醒过来。
          “把她带下去吧,雅丽,既然皇上已经把你赐给了二太子,你就只能侍候二太子,在此大吵大闹,成何体统。”
          “我又没和你讲话。”雅丽公主在乌蒙国可能娇横惯了,竟然完全不在意皇后的话,反而是瞧着皇上,不依不饶的问:“皇上,你到底要如何处理雅丽,我父亲是亲口告诉你的二太子,将我献于皇上以示乌蒙国的求和之心,你竟然如此无视我父亲的真诚,我若致意不从二太子,怕是难免边关再起战乱。你看着办吧。”
          皇上面带玩味之色,慢吞吞的说:“朕乃金口玉言,既然言已出,就无更改的可能,朕只有这样看着办啦。你父亲既然将你献于我朝,朕就有权将你赐于任何一个人,如今将你赐于朕的二子,你当感恩,哪里来得如此多的道理!”
          雅丽一愣,嘴里嘟囔着:“可我就是不喜欢二太子,他太郁闷,一路上讲的话不超过十句,快要闷死我了,如若把我给了他,还不如把我找间屋子关起来!——”
          她满屋子里乱看,大大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个不停,突然,她一眼看见了司马锐,好像突然发现新大陆,一下子跑到司马锐跟前,拉住司马锐的手,欢喜的说:“我喜欢你这个儿子,他长得好漂亮,一双眼睛可以勾了我的魂去,皇上,要不,你把我赐给你这个儿子吧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先是一愕,继而忍不住笑了起来,她的笑声轻柔甜美,透着如泉水般的清澈,和欢快,瞧着司马锐,却不说话。司马锐不曾设防,竟然被雅丽公主握了个正着,抽手不急,那雅丽公主已经欢喜的靠在他胸前,饶是他久经情场,也是弄了个大红脸。
          司马强也是一笑,脱口说:“如此更好!”
          皇后虽然正在气恼中,但仍是被雅丽公主的举动吓了一跳,忍不住轻轻笑了一下,放着威武善战的二太子不要,偏偏要她这个不成器的四子,难道男人漂亮也占便宜吗?
          “雅丽公主,这样的玩笑可是开不得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回过神来,慢吞吞的说,并将手从雅丽公主的手中抽了出来,轻轻推开了雅丽公主靠在他胸前的身体。
          “我已经是娶了亲的人,一个就已经足够,我可不想屋里三个一张桌上吃饭,你还是找别人吧。而且,我对兄弟的女人没有丝毫兴趣!”
          “我不管,反正我不嫁木头一般的二太子。”雅丽不依不饶,眼睛却盯着站在司马锐身边笑得美丽动人的慕容枫,慢慢凑上前,面带甜蜜的笑容,没心没肺的问:“你是谁?”
          司马锐一闪身挡在雅丽和慕容枫的中间,笑嘻嘻的说:“她是我司马锐的妻子,如何?”
          一旁的司马强一把将雅丽拉到一边,面沉如水,轻声而严厉的说:“雅丽公主,如若你敢在宫中生事,伤了慕容姑娘一丝一毫,我立刻就一掌了结了你的生命。我既然可以在此战役中降了你乌蒙国,就算你们卷土重来,我一样可以败了你们乌蒙国!”
          雅丽公主一噘嘴,“我不喜欢她站我喜欢的人旁边!”
          慕容枫一愣,她真不知雅丽公主要生什么事,竟然可以让司马锐和司马强如此紧张,她忽然替慕容雪担心起来,这些人,怕是慕容雪一个也应付不了的,看来,钻石级的男人最好还是敬而远之。
          皇上眉头一皱:“雅丽,你小小年纪,竟然有如此歹毒心肠,这宫里是万万留不的你。强儿,随你处置她吧。”
          司马强低下头,“孩儿知道了。”
          拉着雅丽公主离开正阳宫,出了宫门,司马强冷冷的看着雅丽公主,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她的脸上。
          “你故意找死是不是!谁让你带药进宫,竟然敢对慕容枫用药,只这一条,我大兴王朝就可以踏平你们乌蒙国。这第一次我姑且放你一马,如果下次你再敢如此,我立刻废了你的双手。来人,带她回府,派人好好看管!”
          雅丽公主愣在当地,一路行来,司马强从不废话,但也没有对她发过火,为何为了四太子的妃子,生这么大的气?!她只不过是想撒点迷药在慕容枫呼吸的空气里,那迷药其实无害,只是会让人昏睡几日,一杯清水就可解去药性。她喜欢四太子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睛,可那双眼睛一直只停留在他身边的那个素衣女子的身上,那素衣女子有着令人观之忘忧的美丽笑容。从小,在乌蒙国,有什么是她雅丽得不到的呢?有什么人敢和她雅丽做对呢?有什么人能够逃得了她的魅力呢?如今,她喜欢的一双眼睛竟然不看她。
          慕容枫觉得非常的奇怪,为什么雅丽不过是向她靠近一些,司马锐和司马强就表现的那么紧张?!以她的能力她实在是看不出雅丽如何的具有危险性。
          “司马锐,什么事不对吗?为什么雅丽公主一靠近我,你们就表现的那么的紧张?”
          司马锐冲慕容枫微微一笑,眼睛里掩饰了太多的东西。他并不想让慕容枫了解雅丽所带来的危险性,雅丽公主所在的乌蒙国盛产药材,用药在乌蒙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,所以雅丽公主身上藏毒实属正常,只是没有想到她会在正阳宫里就用,而且还想要针对慕容枫,心中暗骂一声可恶!
          “没什么,这雅丽公主来自蛮荒之国,我是担心她做出什么让你不能接受的事情,所以——不要想那么多,只是,这个雅丽公主最好还是不要理会她,如果凑巧我不在身边,偏偏又遇到她的时候,尽量离她远一些才好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温和的说。
          想到司马强的紧张,司马锐心中一紧,眉头不由自主皱了起来。他不是傻瓜,也不是个瞎子,司马强紧张慕容枫安全时的表现,他已经尽收眼底,两个人一同进来的情景依然令他心头不快。慕容枫懒得多想,抬头向前面望去。皇上一脸的严肃,看着下面的几个儿子,和坐在身旁的皇后。
          “朕刚才说的事你们考虑的如何啦?朕答应雪儿,一定要给她一个名份,今日朕就会下旨封她为妃,你们不要再想着从中作梗!”
          皇后微微苦笑一下,缓缓的说:“您是皇上,您已经决定的事情何必再征求我们的意见。只怕皇上要担心的不是我们,而是你满朝的文武百官和天下的百姓们,这才是皇上要去解释的人。”
          “朕的私事为何要向全天下作解释?!”皇上不高兴的说:“朕不过是娶一位爱妃,哪里需要如此麻烦。”
          皇后不语,低垂下头,装做没有听见。皇上看向司马哲,司马哲面无表情,看不出是赞成还是反对。皇上扭头去看四子司马锐,司马锐一脸笑容,半真半假地说:“父皇,您决定的事,我们除了听命好象没有别的招。是吧,枫儿?”
          慕容枫瞪了一眼司马锐,他是故意的是不是。抬头见皇上正瞧着她,犹豫了一下,慢慢的说:“枫儿只是父皇的媳妇,论理当不该多嘴,只是枫儿有一事困惑,不知如何处置。”
          皇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慕容枫,“说来听听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微微一笑,表情平和,不带任何波澜,不紧不慢地讲:“小雪是枫儿的妹妹,枫儿是父皇四子的妃子,论理当是父皇的晚辈,枫儿的父亲与父皇本是儿女亲家,且枫儿的大姐是父皇长子的妃子,二姐是吴妃的侄媳妇,论道理全是父皇和母后及各位娘娘的晚辈,小雪也当随着枫儿一同称呼父皇及各位娘娘为长辈。可是,父皇如今要纳了小雪为妃——小雪有此造化也是她的命数——姑且不论是非对错,如今小雪嫁于父皇为妃,自然枫儿的父母就成了父皇的岳父岳母,小雪也需与母后姊妹相称,共同伺候父皇。如果大家一同出现,只这称呼要如何协调?”
          皇上一愣。慕容枫说得并非大事,似乎无关大局,可字字句句听来皆有道理,而且轻描淡写就抛出一个难题让皇上解决。慕容枫的话没错,原本雪儿是晚辈,可纳了雪儿为妃,自然就与雪儿的姊妹成了平辈,原本是公公,却变成妹夫,实在笑话!
          司马锐哈哈一笑:“父皇,您可真是为自己挑了一个大难题。”
          皇上瞪了一眼司马锐:“少在那掺乎!”
          “没必要冲我发火,”司马锐懒洋洋的说:“您是大兴王朝的一国之君,宠幸一名女子到也正常,此事与我无关,还请父皇不要征求孩儿的意见,父皇乐意如何,随您。”
          皇上看着慕容枫,问:“那你说应该如何?”慕容枫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,“枫儿不知应该如何。只是觉得母后说得有道理,父皇要解释的绝非是自己的家人,而是朝上的百官,和您天下的百姓。枫儿如果猜得没错,父皇如果下了旨意,虽然大家会接受,但只怕难避众人说长道短。”
          皇上眉头一皱:“朕决定的事,绝不更改!”
          慕容枫面上笑着,心中却说:那你如此辛苦的向众人解释却是何必,不过是印证了你自己心虚而已。幸好还念着慕容雪,没有始乱终弃,还想着不论发生什么都要给慕容雪一个名份。
          “皇后,就烦你拟诏吧,这原是你后宫的事。”
          皇上转头看向皇后,皇后没有吭声。
          “父皇,不要为难母后了。”司马哲沉声说:“慕容雪的两个姐姐分别是孩儿和四弟的妃子,如今你要母后接受媳妇的妹妹与自己一同侍君,难免有强人所难之嫌。并非孩儿有意从中作梗,父皇是一国之君,有权决定自己的事,您既然做了自然就要承担结果,却不能要求母后与您一同被人笑话。就如同孩儿,虽然从心底里不能接受父皇的选择却也于事无补,只得接受,母后也是情非得已。如果您要封慕容,——慕容姑娘的妃,还是您自己下旨封吧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有些意外的瞧了一眼司马哲,沉稳的他也说得出如此严厉的话?!倒在她意料之外。
          “朕自己封就自己封!”皇上震怒大吼:“朕还怕了你们和那天下的百姓不成,朕喜欢雪儿,宠幸了雪儿,要给她一个名份,你们乐意也罢,不乐意也罢,要骂随你们心里骂去,见了雪儿,仍得乖乖的施礼称声娘娘,这规矩却是如何为难也要遵守。至于皇后,朕与你几十年的夫妻,你也晓得朕的脾气,你总不能因为是朕的结发夫妻就不允许朕再纳妃吧!”
          皇后心中轻轻叹了一声,眼中有湿意,却说不出来,仍是低头不语。
          “怎么,还想要挟朕不成!”皇上声音明显加重:“高公公,立刻下旨,朕要封慕容雪为朕的雪妃,将暖玉阁赐给雪妃,今夜朕就留宿暖玉阁,我到要看看你们能够如何!”
          慕容枫忽然想起一句话:红颜祸水!其实,这与慕容雪何关,只不过是慕容雪喜欢了皇上,皇上宠幸了慕容雪,一时新鲜,不知道要如何怜惜着才好,做出些与平日不同的举动,所有的罪名却都落在了那被皇上宠幸的女子的身上。只怕是慕容雪在这皇宫中不会有安静日子可过!
          皇后轻轻冷笑一声,莫道誓言真,只不过是当时应景,想当年,皇上也曾这样呵护她,千般恩爱万般柔情,到如今,却只落得一声可叹可笑。
          “恭喜皇上,为妻愿皇上和雪妃娘娘百年好合,恩爱一生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垂下眼睛,心中有莫名的酸楚,母亲是用了怎样的胸怀,才在漫长的岁月里一再容忍父皇一次一次的背叛?且不说如今的刘妃、吴妃,就说那皇宫中许多默默无名的美丽女子们,一夜欢情,短瞬恩爱,母亲是用了怎样的力量才维持了平静的外观。他轻轻叹了一声,突然看向慕容枫,静静的说:“枫儿,如若司马锐今生能与你两情相悦,定当不再心存他人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静静无语,心中到有几分感动。却又微微一笑,调侃道:“可是古人云:有其父必有其子。想当年,你父母亲年轻时也曾花前月下,你侬我侬,恨不得生生世世在一起,哪里会想到如今会坐拥天下佳丽,难怪说,只见新人笑,不闻旧人哭!你能保证你今时之语能为我慕容枫守誓一生吗?慕容枫实在不能安心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突然伸手握住慕容枫的手,手心不再冰冷,暖暖的包裹着慕容枫的双手,声音轻轻的,但一字一句听来真诚。
          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!司马锐以前游戏人生,并不觉得如何不妥,大家你情我愿,无所谓得失,甚至算是各取所需。但,今日我见你和司马强在一起,心中却痛,惟恐当年司马哲的事重演在我身上,那份担心和痛,我生平第一次知味,所以,我决不会让自己令你感受同样的心痛。我,”司马锐突然加速了语速,略显激动的说:“只求枫儿你心中也只有我司马锐一人,我不敢想,如果你有一天也如当年红玉离开大哥一样离开我,我当如何存活下去!”
          慕容枫愣在那,连抽手回来都忘记。她只当司马锐是一个陌生人,虽然嫁了,却一直希望可以全身而退,对这样一个过于个性的男人,她实在是无意改变,慕容枫的身体,白敏的灵魂,自己深知,白敏是一个那般热爱平静、享受孤独的女子。
          “司马锐。”慕容枫艰难而轻轻的说:“我们开始不是说好,你无情我无意的吗?你原意是想娶慕容雪,不得不娶了我,大约和你印象中旧时的我有些不同,而觉得好奇,仅此而已。你是个游戏天下的男子,你不可能只守在慕容枫身边的,不要用这种誓言让我失措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愣在那,眼中竟然全是痛,这个女子,是怎样的一个女子?怎么可以这样无视他的感情,无视他的付出?!难道不知道他是生平第一次用心对一个女子吗?是不是以前太过风流,如今慕容枫不肯信他?
          慕容枫轻轻抽出手来,安静的站着。
          “司马锐,我当不起你的爱,你真的爱我吗?我是说爱而不是喜欢。我们不过是一桩不得已的婚姻中的一对男女而已,我希望我们能够井水不犯河水,因为慕容枫并不爱你,你的旧事只是让我觉得有趣而不觉得心痛。请原谅枫儿如此说,我只是不想你浪费你的感情在我身上。”
          司马锐苦笑一下,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聊。
          慕容枫并没有注意到司马锐表情上的变化,对她来说,她实在不认为自己的拒绝会令司马锐如何难过,司马锐是一个游戏江湖的人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,什么样的女人没经历过,她,一个普通女子,也并非他心甘情愿娶进家门,怎么会真的在意呢?只是图一时的新鲜罢啦。就如皇上之对慕容雪,贪恋的亦不过是容颜的年轻,身体的新鲜而已,如果有更年轻更新鲜的生命,很快就会被替代。
          况且,对慕容枫也好,白敏也罢,司马锐这样的浪子,都不是她们心仪的、喜欢的人选,身体和灵魂都排斥着他这样的男子,自己实在无意违拗自己的内心,长痛不如短痛,如果司马锐真得爱上了她,还真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,其实她倒是巴不得司马锐立刻就纳一个妾,日日守着,她也好落一个耳根清静、眼前干净。
          司马锐心里却是难受极了,真不知要如何平复才好,生平第一次想要真心实意的对一个女人好,人家却不领情。这种失落实在是很难受,从未被人如此忽视和不在意过,他觉得心中如堵了一块石头。突然有些沉默,静静的站着,默默的发着呆。皇上心中矛盾,话虽然脱口而出,见皇后含泪祝福,一双眼忧郁麻木,心有不忍,当年皇后年轻时,也是花朵般娇嫩的一个美丽女子,而如今,虽然年纪大了,但仍然是风韵犹存,成熟妩媚,想上前安慰,可一想到暖玉阁里的慕容雪,那美丽无比的容颜,那年轻新鲜的身体,所有的内疚和愧意,统统消失,只想着拥美人于怀。
          “高公公,摆驾暖玉阁。”
          皇上实在无心再在此处呆下去,耐不住心头的欲望,禁不住此地的压抑,挨不过心头的内疚,只想着可以快快的离开。
          皇后心中酸楚,却强压着,努力保持着微笑,端庄的恭身施礼。司马哲看了母亲一眼,再抬头,父皇已走至门口,背影冷酷而无情,忍下心头的怨意,那慕容雪着实可恨!真是后悔,当时斡旋,既害了无辜的慕容枫,又伤害了自己的母亲。
          “父皇。”
          慕容枫突然开口,声音不大,但清晰冷静。
          “枫儿要请父皇帮枫儿一个忙。——慕容雪如今已为雪妃,或许父皇只是一时贪恋慕容雪的年轻新鲜,亦或许缘份天定,如今且不论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,只求父皇不要令慕容雪背负‘红颜祸水’的罪名。枫儿的家人自当感恩戴德。”
          皇上一愣,不敢看她,这女子冰雪聪明、睿智豁达,在她面前,无法遁形。
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发表评论(文明上网,友善发言,匿名评论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)
        还可以输入:400 个字符
        评论列表0 条评论
        暂无评论!
        本文用户信息
        用户昵称:温婉晴天
        文章总计:516
        个性签名:温婉一笑,晴天自来。
        本文所属文集

        来源:转载/原作者:秋夜雨寒
        文章数量:10 篇查看目录
        本栏近期热门
        本栏最新文章
        网站首页|关于本站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常见问题|手机客户端
       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,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!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─ 文字站!文学交流群:
      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       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? 2015 文字站 www.mogutun.cn 版权所有
        投稿
        分享
        导航
        手机版
        彩天堂娱乐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