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ource id="6uodr"></source>
  •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delect id="6uodr"></delect></form></tt>
    1. <video id="6uodr"><menuitem id="6uodr"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2. <ruby id="6uodr"><meter id="6uodr"><strike id="6uodr"></strike></meter></ruby>
      <cite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label id="6uodr"></label></form></cite>

      <ruby id="6uodr"><nav id="6uodr"><p id="6uodr"></p></nav></ruby>
       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/form></tt>
      1. <tt id="6uodr"><span id="6uodr"><samp id="6uodr"></samp></span></tt>
      2. <strong id="6uodr"></strong>
        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
        ×取消主题

        瓦伦西亚的日光
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6-08-16用户:冰酱阅读:1129
            第一次遇见苏瑞是在B市的街头。初春的天,寒风依旧凌冽,她穿一件淡红色的棉袄,短短的头发被风吹乱。她身旁跟着一个瘦弱的女孩,面容温和。
            “大哥哥……问……问一下,Z大怎么走?”
            颤巍巍的声音,带着乡村特有的口音。我看了看她,热心的替她指路,她脸冻的通红,一个劲的朝我道谢。
            苏瑞拉着身后的女孩朝车站走去,我并没在意,继续做好自己交警的职责。
            我也曾以为这只是我生命中一次小小的相逢,可是,我却不幸的知道了她的故事。虽然每次想起这个故事都会悲伤万分。
            “我很脏。”这是第二次遇见苏瑞,她想寻死时候和我我说的话。我也从这知道了她的故事。
            她五岁时,被自己堂哥侮辱,她的伯母看见了才连忙制止。虽然未造成身体上的伤害,但却从心理上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
            “高一时候我喜欢一个男孩,他也很喜欢我,可在一起我连他拍我肩膀都不让,他就生气了。我是真的害怕,我总觉得,自己很脏。”
            我被她的话说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后又问她,为什么想不开。
            “我家里是农村的,很穷,父母是很地道的的农民,老实本分。我从小到大都很任性,我知道父母很累,可我想努力拼一次,就去学的传媒。很多人都不理解我,还有人觉得我就是傻子。因为在农村,学这些是奢侈的。我不听,去学了,很努力,很拼命,每次考试都是第一。在那里,日子很苦,我吃饭永远只有一份菜,喝着免费的汤,吃不起饭的时候,就只能吃从家里带去的泡面。这么艰苦而努力学着,可是,在报名的时候,我却不小心报错了……”
            我长叹一口气,心里也有些悲哀。
            “本来报错之后,学校答应退回部分学费,可是他答应之后就不说话了。也不把钱给我。
            这次来Z大本来是打算就按照报错的科目自己去尝试一下,结果却又因为校方不退钱,到了这里钱不够用。我打了几十通电话,哭着闹着,最后以死相逼,校方才给了一半的钱。带着一半的钱,来到Z大,结果到这里报名已经结束,我没有赶上考试。”
            她说着已经哭了起来,跟着她的那个女生也是面色苍白。看了我一眼,道:“我叫白丽,和她一样报错了。”
            坐在Z大的池边,我抚了抚苏瑞的头,满心遗憾。
            她的不幸,让我感到莫名的悲伤与沉重。
            我劝慰了想要寻死的苏瑞,然后让白丽和她一起回家,并用车把她们送到了车站。
            “苏瑞,白丽,这是我的电话,有事可以打电话给我。”
            日子如流水般,苏瑞的经历在我心里添了一种沉重。
            一个多月的样子,苏瑞才给我打了一通电话,她先说了一些客套话,沉默好久,才在电话里闷声说道:“大哥哥,我怕高考,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            那是晚上八点多,我问她,她们不用上晚自习么。
            她笑了笑,说:“我逃课了。”颓废到自己都不认识的模样,苏瑞用着有些悲伤的语气。
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现在在哪,寝室么?”
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,我在操场看星星。寝室……我很久以前就搬出来了。”
            于是,顺着这件事,我又知道了关于苏瑞的一件事情。
            初中的苏瑞沉默,但很乐于助人,也曾有过男生的青睐。那时候小小年纪的苏瑞根本忘不了小时候的那件事,所以从不和男生来往。
            青涩的年纪,总有一些冲动的小男生找上她,其中有一个胆大的叫于飞。
            她不喜欢于飞,可他总爱缠着她。
            苏瑞受不了,便和一个女生说了这件事,那个女生也是个大嘴巴,听了这件事,立刻在班级吼道:“于飞他那么丑,那么无赖!”
            于是于飞的兄弟不愿意了,跑过来质问苏瑞。苏瑞沉默,闷闷道:“我只觉得,和他在一起,很难受。”
            此话一出,配上之前的话,理所当然的被理解为:苏瑞嫌弃于飞。
            百口莫辩,苏瑞本以为被他人骂一骂就过去了,却未曾想到,他低估了人心的邪恶。
            作业被撕,或者本子上被写着虚伪的字样,又或者被许多人辱骂……明明很小的年纪,做的事却让人无奈。
            苏瑞哭了,当着那群人的面跳了河。
            她不知道是谁救了她,她只记得,她被救上来的时候,一群妇女带着小孩对她指指点点,低语着,嘲笑着。
            她一个人回家了,洗了澡,换了干衣服。告诉奶奶,她骑车不小心掉水沟里去了。
            从此,苏瑞沉默不说话,闷头学习。不再笑,不再哭,待人冷漠。
            中考之后,苏瑞本来想去自己喜欢的一所高中,却被老师介绍去一所很差的高中。她不知道那里很差,开学就遇见了初中的同学。
            寝室里有初中同学,就是那个曾亲眼目睹她跳过河的女生罗婷。
            两人很少说话,交流也少。苏瑞是寝室里出了名的软性子,不喜欢与人闹矛盾,所以和寝室人的关系大多很平淡。
            可是没想到,很多事,冥冥之中,就已经注定。
            冬天夜晚,大家都准备睡觉的时候,一个女生突然说有个人加她好友,烦死了,人还那么丑。
            苏瑞不说话,罗婷凑上去一看是于飞。
            然后一群人都凑过去,叽叽喳喳,开玩笑般的,都说,是啊,他也加过我,可他真的好烦,我都拒绝了。
            苏瑞本来觉得于飞并没有那么可怕,当年也并不是觉得他怎么样,只是他真的无法与男生相处,于是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他人还不错啊。”
            结果这句话之后,罗婷像炸毛一样,怒道:“苏瑞,你有什么资格说他!”
            苏瑞懵了,道:“我是说……”
            “喜欢一个人有错么,他难道没有尊严么?”
            “你闭嘴!”苏瑞第一次发火,怒道:“我告诉你,当年的事情是误会,我忍了这么多年了,你们有完没完!”
            两个人吵起来,苏瑞只能哭,冬夜,在阳台坐到大半夜,泪水不断,冻的她呵气取暖,一个寝室,没有人理会她,毕竟,一旦插手这件事,也相当于得罪了罗婷。
            那几天正赶上考试,考完三天就放假。苏瑞不想回寝室,她怕罗婷针对她。
            于是,她拿着自己最厚的羽绒袄,在教室呆了一夜。
            一夜的寒冷,苏瑞手脚冰凉,四肢有些僵硬。
            说是在教室睡了一夜,不如说是在教室哭了一夜,她只能一个人哭着。从小怕黑的她,在黑暗中哭着,满心悲哀。
            之后的两天,她也学着变通了点,跑到网吧去睡了。至少,会暖和一点。
            第二个学期,苏瑞就从寝室搬了出来,从此怕黑的毛病也消失殆尽,如同她的快乐伤心,消磨殆尽。
            苏瑞在电话里跟我说这些的时候,已经泣不成声。我安慰她,却没有任何用。
            “其实我根本不怕她们,只是不想再有这些事情了。我很累,活在这个学校三年,我被人看不起了三年,就因为我穷!”
            苏瑞的哭诉让我不知道怎么安慰,她很伤心的说道:“爸爸妈妈那么爱我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。她们只是想让我考上大学,可是,连这点,我都做不到!”
            苏瑞的声音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,我依旧轻叹。
            苏瑞,你的幸与不幸,都那么让人心酸。你可知,不论世事如何,你的沉默与坚忍都让人心疼。
            高考之后,苏瑞给我打电话。她说,终于结束了,我想好好睡一觉。
            她说,你知不知道,温和的白丽谈恋爱了呢。
            她说,你知不知道,我买了一盆仙人掌。
            她说,你知不知道,我决定养两只兔子。
            她说,你知不知道……
            她说了那么多,我很多记不清了。却依稀记得,她说,瓦伦西亚终年日光如火,我很喜欢那里,怕黑的人去那里应该很好。可是我不怕黑了,你说那儿的太阳会不会很刺眼呢?
            没等我回答,苏瑞就挂了电话。
            苏瑞,你终将长大,但你,依旧可以喜欢瓦伦西亚。只要快乐起来,对未来充满希望,瓦伦西亚的日光将永远围绕着你。
            愿你一切安好,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。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发表评论(文明上网,友善发言,匿名评论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)
        还可以输入:400 个字符
        评论列表0 条评论
        暂无评论!
        本文用户信息
        用户昵称:冰酱
        文章总计:16
        个性签名:若非黄土白骨,定守你百岁无忧
        本栏近期热门
        本栏最新文章
        网站首页|关于本站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常见问题|手机客户端
       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,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!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─ 文字站!文学交流群:
      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       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? 2015 文字站 www.mogutun.cn 版权所有
        投稿
        分享
        导航
        手机版
        大同彩票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