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ource id="6uodr"></source>
  •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delect id="6uodr"></delect></form></tt>
    1. <video id="6uodr"><menuitem id="6uodr"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2. <ruby id="6uodr"><meter id="6uodr"><strike id="6uodr"></strike></meter></ruby>
      <cite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label id="6uodr"></label></form></cite>

      <ruby id="6uodr"><nav id="6uodr"><p id="6uodr"></p></nav></ruby>
        <tt id="6uodr"><form id="6uodr"></form></tt>
      1. <tt id="6uodr"><span id="6uodr"><samp id="6uodr"></samp></span></tt>
      2. <strong id="6uodr"></strong>
        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
        文字站>散文>散文随笔

        散文随笔

        文/风林海没想到,有一种特别复杂的纠结,在事过三十年后还让我没有法解脱。按照这里的风俗,冬至扫墓可以安排在前三天后四天,称其为“前三后四”。今年满了八十岁的母亲说了,要我抽时间陪她回老家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9用户:文字君阅读:161
        文/风林海中午的太阳﹐酷热得足以烧烤四季如夏的大马。气象台预测这种折磨人的热浪还得持续到六月份﹐甚至更久。走出冷冷空调的办公室﹐陈泓就像在外忙碌奔波的人们一样﹐背着厚重的公文包﹐夹在腋窝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8用户:文字君阅读:213
        文/风林海化装﹐是为了脱离原本自认为土气的自己﹐然后企图把虚伪与现实共融﹔卸妆﹐只是再次剥落一天对外抗战后的极度疲惫﹐矛盾的急于亲近平凡。生活﹐一直就是这样。一张脸﹐伪装久了﹐会变得面目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8用户:文字君阅读:215
        文/风林海母与子【楔子】多年前看过一部电影《楢山节考》,叙述古时日本某村,因为土地贫瘠,缺少粮食,有个习俗:失去耕作力的老人,到一定时候,由年轻人背上荒山,有的人家会带少许食物,留下老人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8用户:文字君阅读:156
        面对自己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曾经写过的文字,曾经脚下走过的路没有想象中完美,有的只是坎坷艰辛一封家书里说,长大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失去的,是过去的点点滴滴曾经的信仰,念念不忘的过往那些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7用户:橘子阅读:224
        文/风林海她是村里有名的悍妇。单看她的长相,你就发怵。身材很高挑,将近一米七,但是细瘦的可怕。好像是面馆里刀削面的刀削成的,没有凹凸的轮廓,有的只是一种芦柴棒的质感。那张脸,你不敢往细里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7用户:文字君阅读:183
        文/风林海陈子平习惯性的把车停在屋前路旁﹐等妻子关好栅门,能从容上车。突然﹐一辆外国进口的房车往子平暂时停泊的位置急速冲来﹐吓得子平赶紧将车子驾进一点﹐千钧一发间﹐那辆似鬼嚎般的房车从旁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7用户:文字君阅读:169
        文/风林海(01)很久以前,树和花生活在同一片树林中。狂风暴雨之中,树为花遮风避雨;万籁俱静之后,花则牺牲自己,化作肥土,滋养树木。我居住的地方离它们很近。我一直安静的在旁边看着它们,一年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7用户:文字君阅读:146
        文/风林海朦胧中雨燕快进入梦乡,“叮咚”一声,原是手机的短信,今天的日子不同寻常,一是“菲特”来袭,大雨倾盆,情况多变;二是自己的婚期将到,或许会发生什么。摸索到开关“滴答”一声灯亮了,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6用户:文字君阅读:164
        文/风林海星星的眼泪一朵朵最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夜里总是做恶梦,梦中有一只长得十分丑陋的恶鬼纠缠着她。朵朵开始害怕黑夜,黑夜太漫长了。恶梦断了还会续上,恶鬼对她的身体进行着骚扰,不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6用户:文字君阅读:149
        文/风林海一读完了高二,家里便想办法把我转入了一所服装职高。当时好象有不少像我这样眼见升学无望的普高生中途转入职高。在服装职高,我意外地遇到了两个初中时的同学,关贻和段海宁,她们的情形与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6用户:文字君阅读:131
        文/风林海有位父亲,膝下有两个儿子。大儿子聪明伶俐,遇事都能应付自如;小儿子呢,却呆头呆脑,啥也不懂,还啥也不学,人们看见他时都异口同声地说:“他父亲为他得操多少心哪!”遇到有什么事儿要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5用户:文字君阅读:144
        文/风林海“离!”奶奶气势汹汹,丝丝银发都站立起来。“离就离!谁离开谁不能活呀!”爷爷慢条斯理,顺手捡起茶几上的报纸。“好哇!你早就有预谋了是不是?你巴不得早点儿甩开我这个黄脸婆,好去找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5用户:文字君阅读:159
        文/风林海吴全的原名不叫吴全,叫吴忧。吴忧,就是一世无忧的意思了,家里长辈给起的,他出生那会儿也算是家中瞩目的孩子。不过除了出生证明和户口本上明明朗朗的写着“吴忧”两个大字,家里人还真没 ...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5用户:文字君阅读:221
        (1)六月汉江水漫天,中流击浪夏云闲。网绳上树君莫笑,垂柳清风住神仙。(2)风狂携骤雨,浪骇引英雄。试看云开后:江山洗更新!
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04用户:佐林三阅读:189
        本栏近期热门
        读者推荐文章
        网站首页|关于本站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常见问题|手机客户端
       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,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!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─ 文字站!文学交流群:
       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       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? 2015 文字站 www.mogutun.cn 版权所有
        投稿
        分享
        导航
        手机版
        彩天堂娱乐登录